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正文

一任落红空自伤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郭剑   发布时间:2014-11-20 01:05:09   浏览次数:
“懊恼春光欲断肠,来时长缓去时忙;落红满路无人惜,踏作花泥透脚香!”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伤春而发的慨叹。
诚然,春是美好的,春的一切也是美好的。人皆有爱美之心,当美不再,谁都不免惋惜、慨叹。
 
然,惋惜能挽回什么?慨叹又能唤回什么?正如这满地的落红,用泪水浸泡着不舍,一任无情的春无情而去,空留一缕缕多情诗人多情的伤。
 
春走了,落红被无情遗弃,满路无人惜,唯有残香阵阵,偷掩泣。
 
前几日,一场春雨后,单位大院里的樱花树上不再鸟鸣啾啾、蜂蝶环绕,馨香四射、蜂蝶嗡嗡一夜之间烂漫不再,只留下满地落红,无人怜惜,甚是凄伤。
 
每日进出,虽还能闻到丝丝花香,可悠扬绵长不再。满院的落红,无声地躺在无声的泥土,再也听不见各色相机的咔咔声。
 
她本是应该属于春的,属于树枝的,属于爱恋着她的人们的。如今,春未走,她很不情愿的落下,是雨夜,还是夜雨,让她看破了红尘,抽身而去?还是树枝不再爱她如初,厌烦而弃之如敝屣?而爱她恋她之人,是否会为她拭泪,在某个无眠的雨夜里不经意地想起她?
 
她,一如唐磊歌曲中的“丁香花”,未等到春光明媚,未等到自己亲手培育“苗木”与百花争春,便在轻拂的春风里悄然飘零,陨落在那夜无情的雨中。
 
她,未编织完一季的烂漫,不舍中带着不甘;她,零落雨中无人问,春泥里满是香魂;她,心碎了一地,静静的,悄悄的。
 
清冷的月色中,谁会为她低吟浅唱?
 
拾一枚正在褪色的花瓣,放在不再年少的手心里掂量:似觉仍有解不开的凄美,写不尽的落寞,道不出的感伤,哪堪朝夕过花旁?
 
愿,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亦不枉她短暂的一生里“为他人作嫁衣裳”。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潇潇春雨滴滴如泪,摇摇春风缕缕如歌。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是啊,落花流水的自然现象根本无需我这份碎得捡不起来的哀伤,扁舟一叶,又如何载得动这许多愁?
 
猛然回神,竟发现适才间那一番凝眉早已丢失在瞬间的回眸里。
上一篇:故村旧梦
发表感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QQ:
感言内容:

网友推荐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33104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