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正文

浙里江南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郭剑   发布时间:2016-06-01 14:02:54   浏览次数:

一、初来乍到

我并不是一个嗜睡的人,这点家乡的梦可以作证。可为什么,第一次与你真实相拥,我便赖在你的怀里不想挪动,在太阳升起后的几个时辰里。

人们都说,你很美,无与伦比,比初恋还勾魂。不管是日出日落,还是柔雨丝丝。单凭那湖,那塔,那桥,那传说,都能牵出一个人最为原始的情愫,更值得用一辈子去珍惜,去守候。

在之前无用的相思里,我也是一直这样对自己说。然而,对于心仪的东西,是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各自不同的方式表达?

自打昨儿个牵了你的手,湿滑温柔的手,摄人魂魄的手,我便困意绵绵,赖在你的怀里不想挪动。

或许,这多少有些身体方面一时难以调试的原因。但如果换个角度来诠释,应该用得上“占有欲望”四个字。因为但凡是美好的东西,谁都会巴不得拥有的那一刻便是永久。当然,我也不会例外。因为,回去如若有人问起这段往事,我便可以炫耀着说,我睡过真真实实的杭州,久久的,点对点。

二、西子湖前

我来了,现在就站在你家门前。不信?你可以问问探头探脑的鱼儿,还有来回巡逻的蜻蜓。

虽然,这个点上不太对。但,请你看在我不远千里的份上,睁睁你午睡的媚眼,看看我陌生的面庞,哪怕只是微微睁开那么一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不,我的面庞或许你并不陌生,因为我们在梦里邂逅过无数次。不管你记不记得我,反正我是深刻了你容颜。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对我或多或少有点印象。毕竟,那些只想远远的看着,却深深的爱着你的人群里,有我这么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骚人。

尽管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表露,觅食的麻雀它深知。因为对于你,所有的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就像现在,我明明就在你家门外,却不敢鼓起勇气敲门一样。更别说,像那些色胆包天者,用长枪短炮,在断桥,在白堤,在苏堤,在雷峰塔上,肆意偷拍着你绿纱后面的美丽酮体。

三、心与足迹

用一双平足,沿着婀娜的曲线,丈量人与景之间的直线距离。不管是身体还是心境,都尽量与拍照的人分开,哪怕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疯子。

拧着冰冻的啤酒,哪里合拍,就在哪里停下来。然后,猛灌几大口,目光几近呆滞。这感觉,谁曾有?秋夜西子捧出了月亮。

听,那古筝,可是林隐寺飘来的禅语?躁热的身心且静且凉,尽管没有钟声。

西泠桥畔,松叶如针,我不知道苏小小的故事是否杜撰,但游人的确稀少。而慕才亭里的诗词,究竟会有几人拜读?我站着,看着,想着,没有青骢马,油壁车,也没有憔悴和遗憾。有的,只是一种相守与相忘的超脱,就像,长于西泠、死于西泠、葬于西泠的苏小小,墓前年年春潮新。

四、断桥臆想

没有下雨,又何必带伞?

就算带着,也没有人会借。

因为用来遮阳的,她们自己都带着。

而自己,更不可能问她们去借。

因为,那是遮阳的。

所以,最美的断桥,并不在西湖上。

感情的邂逅,也应和断桥一样,最美都在人心中,哪怕忽然一场阵雨。

五、夜想三潭

若是东半球的初一也有月亮,该有多好?要是雨夜月亮也照样出门,多少人会选择在家?

西子湖的边上,慕名而来的人们正等着,等着,尽管他们知道初一并不会有月亮。

点三根蜡烛,远远的对着小瀛洲,心同雨一样无法入眠。我从一数到十五,又从十六数到三十三。关于鲁小妹智斗黑鱼精的传说,石塔并没有任何提示。雨在湖面画出圈圈点点,谁懂得?

既然不懂,又何必去惹秋心?东半球的初一本就不会有月亮,更何况天还下着雨。

可,我毕竟只是一个借宿的外乡之人。若,能享西子赐予小小三分之一的礼遇,谁还会去管他十五和初一?

六、伟人故里

今天的雨,讲述的是怎样一个主题?从伟人祖居、到文豪故里,谁关于历史的记忆,回到过乌云笼罩的时期?当导游的解说尚在原地,拍照和自拍早已经攘攘熙熙。

瞻仰的名义,就这样不知耻地填充了个人炫耀的图集,我仿佛看到总理铜像显露出的忧虑。

是不是非得有实图、有自己,才算是到过某境、某地?是不是非要有关注度、点击率,才说明自己为人好、不孤僻?这样的逻辑,若果真来自其他星际,我估计连孔乙己都会无尽唏嘘。

当茴香豆不小心掉进书屋门前的小河里,谁解得开乌篷船内关于人生价值的秘密?矮墙下的新蛐蛐,碎念起《有的人》的旧诗句,博物馆的大门在心底再次开启。

沿着总理为国为民的足迹,我看到了此次绍兴之行的精神必需——吴越大地,仅先秦以来著名的清官廉吏,就四十有七。

七、别离情语话
    
我知道,即便是在星羞月涩的夜里,纵身跳入,也无法,沉进你涟漪乍起的波心,一生长眠。顶多,也就是三到五日的光景,便会,化作一记南屏的钟声,送回到之前出发的地界。哪怕,我的灵魂已深深嵌入你如脂似玉的肤肌,捧着一个沉甸甸的爱字。

我知道,你的追随和仰慕者太多、太多,我只是你每天顾都顾不过来的脚客。就算,把我一生的情愫都烧尽成灰,也煮不沸你,留我一宿的汤茶。

可是,我就要回了,就在三日之后的清晨。那时,你当还没醒。

我可否,轻唤一次你的乳名?因为,再见远比遇见还要难以预期。就像,要找到取名为三生的石头,刻上你和我的名字一样。

别了,断桥的残雪,曲苑的风荷。当雷峰的夕照,抑或是平湖的秋月,在三潭印出花港的鱼纹,那就是,就是我借柳浪里的娇莺,轻唤,轻唤你为宝贝的声音。

 

上一篇:嘉兴烟雨
发表感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QQ:
感言内容:

Copyright © 2014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014462]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