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有雪的夏天》 >> 正文
第一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1-30 18:05:35   浏览次数:
欧洋掏出钱准备付给卖足球的小商贩时,一只白净的小手不知从何而至,以掩耳不及之势夺走了他手里的钱。
欧洋有些吃惊,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小的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穿着旱冰鞋,得意地飞驰而去。
“臭小子!连我的钱也敢抢!!”欧洋慢慢转过身,他一点都不心慌,因为他脚上也穿着旱冰鞋,另外,他对自已的滑技是相当自信的。
现在许多同学上下学都喜欢穿旱冰鞋,因为穿上旱冰鞋不但轻盈快捷,也满潇洒自如的。然而,要想穿着旱冰鞋在马路上随便“行走”,就必须有一定的技能,否则不摔个鼻青脸肿,也会撞个满地找牙。
欧洋把书包往后一甩,便拖着旱冰鞋向小男孩追去。
小男孩滑得十分出色,面对来往穿梭的车辆人流,他都能够有条不紊地让过,其滑行的速度有增无减,快得惊人。
欧洋见小男孩的滑技非同一般,便不敢小觑,暗暗使了许多劲,将速度提了又提。
“臭小子,你欠扁是不是?快把钱还给我!“欧洋距小男孩没多远了。
“你若追上了,我自然会把钱还给你。如果追不上——”小男孩转过头来,小嘴往上一翘,嘻嘻笑道,“门都没有!”
“你别得意,被我追上后有你好看的!”欧洋怒视着小男孩,咬了咬牙。
“别吹牛,追上了才算。哼!我姐姐都追不上我,你差得更远了。”小男孩又回转头。笑侃着欧洋。
一辆小轿车向小男孩迎面奔来,而小男孩仍然望着后边而没有发现。
“小心!”欧洋吓得瞪圆了眼睛。
“嘎——”小轿车一个急刹,地上冒起了一股难闻的烧胶味­。轿车司机刹车时将方向盘迅猛地往右拨,可是也就地那一瞬间,小男孩虽逃脱被车撞的可能,却被车上的反光镜镜座勾住了衣服。
“唰——”奇迹出现了,小男孩的衣服一下子被撕碎了,但他整个人却好端端地立在路上,只不过已吓得目瞪口呆了。
“好险!”欧洋暗自捏了把汗,他连忙减缓速度,慢慢滑到小男孩身边。
周围很快地围拢许多人,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穿着灰色衬衫的小胡子可能是轿车司机,他没有半点惊慌的神色,下车后关心的不是小男孩怎么了,而是略带生气地检查他的车是否有损伤。
小胡子后边是一个手夹公文包的中年男子,看样子他们是主仆关系。中年男子旁边站着一个身穿一袭白裙,脚蹬厚底凉鞋,肩披亮泽发丝的女孩。
“小弟弟,你有没有伤着呀?”女孩走近小男孩,很关切地望着他,眼睛里毫不造作地流露出真情。
小男孩圆睁着眼睛,站立着一点反应也没有。
“雅娴!”欧洋望着车上下来的漂亮女孩,很想上前与她打声气招呼,但不知怎的竞一时说不出话来。
车上下来的漂亮女孩叫崔雅娴,与欧洋同班。
在班上,欧洋是个被公认的帅哥,而雅娴则是个出了名的大美人。
欧洋与雅娴是文理分班时才同处一班的。当这一对帅哥靓妹走到一起时,班上陡增了无数只嫉妒与恶毒的眼睛。
当初欧洋刚进入柳县的重点高中——碧波中学时,就有许多女孩被他帅得还比较可以的模样迷倒,甚至有些女孩还斗胆在公众场合向他“示爱”。
一天放中午学,欧洋背着书包刚步出校门,一个早就侯在校门口的戴着小镜片的马尾巴姑娘,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甜甜的叫道:“酷哥,哦不,帅哥,我叫小娟,我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我早就对你情有独钟,朝思暮想,我天天都在为你祷告,为你祝福。我受不了了。我快崩溃了,我要发疯了,你嫁给我吧,哦,不,我嫁给你吧!
欧洋对“马尾巴”突如其来的喋喋不休的话语感到很不舒服,他不认识“马尾巴”,甚至她说的是什么也搞不明白,他轻轻甩掉“马尾巴”的手,冷冷道:“请自重!”
“唉哟喂!你干嘛这么说嘛!”“马尾巴”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片,又伸手捆住欧洋的手臂,很动情地近乎哀求地道,“帅哥,让我吻你一下总可以吧!”说着,“马尾巴”也不待欧洋做出反应,就垫起脚跟朝他白里透红的脸上吻去。
“吧­——”欧洋已在“马尾巴”的嘴很快凑上来的那一瞬间,用手护住了脸蛋,“马尾巴”红红的小嘴印吐在了他的手背上。
“马尾巴”舔了舔薄薄的嘴唇,然后望着比自己高了整整一个头的欧洋,满意地笑道:“真不愧是帅哥,味道就是不同。嘻嘻,我保证一个礼拜不漱口!拜拜!”“马尾巴”扮了个鬼脸便快活地跑了。
望着“马尾巴”离去的身影,欧洋无可奈何地揺了揺头,因为在校园内,“马尾巴”式的女孩实在是太多了。他常常在会打开书时发现一些很漂亮的发散着香味的写满娟秀字体的信纸,那些信纸都是经过女孩们的巧手精心加工过的,有的呈枫叶状,有的呈桃心状,还有的像小鸟、像飞船,千姿百态,各有千秋。
一次课间操后,欧洋发现许多同学跟在自已身后,一边指手划脚,一边议论纷纷,细心的他觉得背上可能有文章,因为当时在校园内正流行一种在别人背上贴字条的游戏,字条上大都写一些无聊的情话,粗话或脏话
欧洋伸手在背上摸索了一阵,果然摸到了一张纸条。他把纸条拿到眼前一看,只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道“洋哥哥,我爱死你啦。阿芳。
欧洋看罢纸条,热血一上涌,脸就红得不得了,而身后的同学一见他的窘样便偷偷笑起来。
欧洋没有被主动“示爱“的女孩所打动,他觉得自已还很年轻,还没有到谈恋爱的时候,更多的精力应当放在学习上,然而,在欧洋一次次婉言谢绝那些可爱的姑娘时,却没有得到她们的理解,反而遭到了“假正经”,“冷血人“的骂名。
雅娴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欧洋的生活,他不再甘于寂寞,不再只做爱情的看客,开始没日没夜地勾勒着与雅娴相处的美丽画卷。
欧洋认为雅娴是上苍赐给他的绝妙的礼物,他不会相信世上还有比雅娴还漂亮的女孩。他觉得自己和雅娴,一个帅哥,一个靓妹,天打地造,无可挑剔。
雅娴很开朗大方,常常与欧洋在一起,有说有笑,喜得欧洋经常丢了神儿。欧洋觉得,雅娴与他的交谈不是一般的交流,而是心与心的勾通与交融。
年轻人都有个共同的“缺点”,他们总喜欢把异性与自已的一次很平凡的交谈当做彼此间爱的倾诉,甚至偶然间捕捉到异性的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会认为是充满情意的“秋波”,是爱的“暗示”。实际上,一切都很正常,事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甜美,至于为何会有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实际也不复杂,它是“怀春”少年青春旅程上必经的精彩历程,是一种敏感的条件反射。
雅娴的一笑一顰,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够牵动欧洋的敏感的神经,特别是雅娴那飘逸的秀发和迷人的身段更是让他想入非非,魂不守舍。
在欧洋看来,雅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他觉得雅娴不是一般的人,而是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标志;是一段精彩故事中的精髓;是遥远东方那个神秘的小岛上草丛中披着彩翼的蝴蝶。
“不算!不算!你没有真正地追上我!”小男孩不知何时已回过神来,天真地留下这句话后,便拖着旱冰鞋飞快地向前溜去。
围观的人见状,都摇着头唏哩哗啦地离去。
欧洋没有再去追赶小男孩,只是望着小男孩离去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
开车的小胡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很讨好地挨着手夹公文包的中年男子,似乎在为自己超强的车技而自豪,也好像在庆幸自己没有给主人和自己带来麻烦。
中年男子西装革履,容光焕发,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自从下车后他都保持着一种形象:不言不语,目中无物。与他年龄有点不相称的是他细心地修剪着指甲,时不时地吹着细屑。
“欧洋?这么巧!”雅娴注意到了欧洋,她朝他点头微笑。
“嗯!”欧洋点了点头,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他只觉得心跳明显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搞不清楚自己缘何如此紧张。
“搭我爸的车回家吧!”雅娴理了理被风轻抚的发丝,真诚地望着欧洋。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办,你们先走吧!”欧洋挠了挠头,不敢逼视雅娴灼人的眼神。
“那我们先走啦!明天见!”雅娴转身上了车,中年男子和小胡子也相继上了车。
一阵马达声后,一起差点成形的车祸就在欧洋驻足的地方结束了。
欧洋望着雅娴爸爸的车离去,心里有种怪怪的,恋恋不舍的滋味。
“嘀嘀——”一阵阵刺耳的车鸣声震得欧洋急忙捂住了耳朵,他回头一看,只见一长串车堵在了后头。
“你找死呀你?!”前面的出租司机把头伸出窗外,生气地摘掉了鼻梁上的墨镜。
“你嘘谁呀?!路这么宽,非要和我争这一步之地?”欧洋滑到路旁,向出租司机投去不满的眼神。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398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