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正文

红豆枯萎,战友离兮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刘永华   发布时间:2014-12-06 20:47:38   浏览次数:
三个月后,我回到单位,却发现自己精心照料的红豆死了,连叶子都腐朽了。这株树是当地一位半生不熟的人送给我的,起初不敢相信能把它种活,听说这种树不易成活。从发出新芽到长成树枝,我都精心照料,生怕种死了,一来对不住送树的人,二来对不住爱自然爱生命的我。
每次请假回来,首先要做的就是给它树浇一点水,每每此时,同事小凯总会对我说:“华哥,我天天帮你的盆景浇水,要不早死掉了。”是啊,要不是同事的热心,它早就死了,所以我更为它的成活感到欣慰。
三个月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我的盆景死了,一个并肩作战一年多的战友牺牲了,牺牲在我的身边。
那天傍晚,天凉飕飕的,毛毛雨下得不停,到后来的小雨,才8月,就已经有了冬天的冷酷之感。出事当天中午,所里面暂时无事,小马想起有个老百姓申请修改年龄的事情,便对我说反正也是闲着,不如去把这个事情办了。我答应了,小马便匆匆的回到寝室,回来的时候一身白色的休闲装代替了制服,当时我有些纳闷,按相关规定,不着制服是不能驾驶警车的。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天气格外好,其他同事趁这个机会在院子里打起了羽毛球,平时很难有时间。我和小马、小徐坐着警车出发了。三人一路上谈笑风声,天气好人的心情也很愉悦,做这行工作,经常在山路上奔波,但难得有今天这么闲适的心情。在山路上颠簸了二十来分钟,先为一位姓李的老人作了笔录,老人的年龄、族别、姓名全都出现误差,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都会埋怨以前的同行,由于他们的不负责任,导致我们现在除了处理警情之外,还要花很多时间在户口调查上面。
待到所有的户籍调查笔录都做好后,我们接到所里面的电话,说晚上要开例会,于是急匆匆的就往所里赶,虽然才是两人的户口调查,由于山路难行且村寨分散,我们足足忙到傍晚,此时已不是来时的灿烂千阳,小雨代替了一切,一路上又谈论了很多事情,平时的各种烦躁与不满,让我们三人的情绪有些稍显低落。警车在湿滑的山路上更加颠簸,再加上这辆接近报废的车车况本身就不好,坐在副驾驶的我无不心惊胆战。但想到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走一趟的山间泥石路,又不是特别在意。
离所里越来越近了,车速似乎也越来越快,在白昼将尽未尽的时候,意外就这样发生了,这辆几近报废的警车脱离了小马的掌控,在那个叫木栏冲的地方,直直地冲向50多米高的山崖。时间和记忆在那一刻停止了,停在了那个叫木兰冲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坐在一块草地里,头昏脑涨,四周似乎有很多人,好像在寻找什么,又过了一会儿,我才稍微恢复一点神智——我们出车祸了。在雨水湿透的黑幕之中,我被某人背着,在杂草与玉米地中穿过,我沉重的身子最后被送到公路上的一辆汽车里。汽车缓缓开动,我隐隐约约看到路旁划过的微光,时隐时现,我不清楚自己能否再看到心爱的新婚妻子,还有家中时刻为我担心的父母、亲人,甚至我的战友。和我一同翻下山崖的战友,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慢慢的我的神经开始复苏,起初麻木的神经现在开始感受到剧烈的痛感,汽车开得好慢,平时一个多钟头的路程总看不到尽头……远处开始出现点点星光,那是城市的灯火,总算到了。汽车在县医院门前停了下来,可总是不见有人把我抬进医院,过了一阵子,我才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被堵住了一样,坐在座位上动弹不得,这是才知道,我们三人之中的小马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正在进行抢救,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面对他的妻子和3岁的儿子,如果中午的时候我没有答应去做这个户口调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是,从事了这个职业,我们有什么选择,我们都知道,这些因为户籍出现错误的老百姓也许要跑派出所很多次,要放下地里的很多农活,而我们呢?或开着警车或驾驶摩托车,走村入户,希望能为他们减少一些负担。那样不说对得起谁,至少那样才对得起身上的这身藏青色警服。
在同事群众的帮助下,我被抬到检查室,初步显示肺部淤血,肋骨几处骨折,双腿严重擦伤,颈部软组织挫伤,右肩部受重击也疼得厉害,被抬到病床上的时候全身没有一处能够活动,以至于在为我脱下被血和泥土弄脏的警服时,不得不用剪刀剪裁。也是这是我也才发现同车的小徐没有大碍,三人中他伤得最轻。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的靠近,这晚因为疼痛,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才发现右眼角受伤,一直流血不止,整个右脸淤青,像熊猫一样。
凌晨,我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同事就问小马怎么样了。同事让我听到结果后不要难过,我就知道是什么结果了。小马在重症监护室里,经过医生的几个小时的全力抢救,最终没能回到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就连听到噩耗,从老家赶来的父母、妻子以及他三岁的儿子,小马都没有来得及睁眼看一眼。这位在公安战线工作了六七年的“协警”,把他的青春和生命,都献给了他所钟爱的事业。从警校毕业之后,小马一直在基层派出所工作,虽然没有取得正式警察的身份,但在每一处工作,他都把自己当做一名正式的人民警察,做的事情不比正式民警少,并且得到群众拥护爱戴。我和他不仅是战友,还是高中时候的校友,记得去年刚分配到派出所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他,顿时倍感亲切。今年省公务员考试,小马考了,在我和小管的鼓励下,在同事们的影响下,小马参加省考了,我们都希望他能如愿以偿,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警察,我们都知道他是那么热爱那身藏青色警服,可他走时却连警服都没有穿在身上。
虽然在一起工作才一年多的时间,但工作中出生入死、共同进退,一起处理数十件各类案件,甚至豪不惭愧地说,很多方面我都还要向他请教学习,很多事情也是他一手处理的。平时工作之余,我们会去单位附近的中学打打篮球,我和小马的初识便是在一中的篮球场里面。我们一起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期间有过欢乐,也有过不快。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幺马,我第一次这么亲切地称呼你,篮球场上那个敢拼敢冲的你,出警过程中善恶分明的你,对老百姓轻声细语的你,我想老百姓不会忘记,这里曾经有一个叫小马的警察。
青山处处埋忠骨,生于斯长于斯,落叶又归根,你回到了你的老家,一个你一年四季难得回去一次的老家,因为离家远,工作忙,你很少回去看望你的父母,你的妻子和孩子,这回,你回去了,永远地回去了,或许带着对他们的愧疚,回到生你养你的大山——那个地方叫大坡!
上一篇:两面的人生
发表感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QQ:
感言内容:

网友推荐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330998]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