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正文

梨花带雨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郭剑   发布时间:2016-04-06 21:39:06   浏览次数:

这相遇,我宁愿是在春深的梦里。至少,没有其他人听得见你的委屈。

 

不等季节更替,那夜幕已成冰冷的庸医,厄尔尼诺乘机来袭。寂寥的星稀,再也照不进春花秋月的封地,乌蒙深处风忙雨急。

 

一夜春寒一夜雨,想来都有些滑稽。当命运还来不及哭成葬花时的黛玉,无数稚嫩的青春都已经碾落成泥。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凄?那午夜的街灯,可曾会抬头望一眼你尚未落地的洁白,摘一朵,送给清晨拾笑的姑娘,不带一丝寒意?

 

曾经,关于你的来历,总会有些诗情画意的记叙。每个人所联想的,也总是些雨中牵手抑或月下相拥的甜蜜。而如今,三更酒寒,五更梦寂,凄清何处许?

 

空叹息,徒唏嘘,如是而已。

 

搜寻这几年的记忆,三月的花期总是免不了几场阵雨。夏的脾气疯狂肆虐,总是将春打得措手不及,衣衫褴褛,可怜兮兮。而每一场雨,又都足以让你遍体鳞伤。更为可气的是,在第二天早晨的空气里,猥琐的蚯蚓,总是把那些来自异世界污泥,涂抹在你瘦弱的娇躯。未零先落的悲剧,直痛得人无法呼吸!挨千刀的鬼天气!

 

从此,想起你的遭遇,我的无能为力,情字的硬笔再也无从提起,那些关于你的美丽,我更是无颜觊觎。因为时至如今,我始终也无法知道,该把你往何处移居。

 

残梦里,我拼命追逐着你的裙裾,在之前约定厮守的山溪。《葬花吟》的古曲,本该出现在为你送别的谷底,可,打翻了酒瓶也寻不见黛玉,只有北边吹来的风声,依旧颤抖着你微弱的呼吸。

 

声嘶力竭去,空山终不语。反抗无力夜凄凄,痴人梦醒泪如雨。

 

这不再分明的四季呵,你为何要抛弃大自然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规律,颠倒南北东西,让羞涩的她总是夜夜带雨,生生扯落无数尚未孕育的美丽?只留下,来生的子女在前世的回忆里,悲恸,哭泣,无人怜惜。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凄?

 

铁打的心肠啊,食多了人间烟火的苍天和大地,那来自老树底下的血色颤音,你们可曾记起?

 

“今生缘,来生续,君若真有意,早遣蜂儿把亲提,酿我为家蜜……”

 

弥留际,诀别语,很低,很低。

 

多么痛的字句!

发表感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QQ:
感言内容:

Copyright © 2014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014492]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