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成长在心尖》 >> 正文
第一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御枫红尘   发布时间:2014-12-17 23:21:37   浏览次数:
每个人都有一个美丽的大学回忆,大学里的郁闷、忧伤、快乐、愉悦让人不胜兴奋,大学里的恋爱、兄弟情、师生谊让人倍感怀念,只愿用平淡的语句,构筑一个曾经有过的世界。
 
 
这是一个文明的时代,这是一个进步的时代,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灯红酒绿、金碧辉煌不足以镶嵌这个时代的面容,能人却让这世界有序运行,而我,一个老实人,却缺少的内质,我只能用内向的性格描述并不外向的所见!
 
青春匆匆,如流水般淌过多少个温柔的夜晚,就着我们纯真的年龄,带着我们疯狂的幻梦,一沧桑一年华地收去稚嫩,刻下岁月的成熟。

 
破碎的故事很难完整,悲伤的结局很难圆满,走过青葱岁月,不知道我们的路是否五彩斑斓,更不知道结局的终了会否加上你我的诗篇。
 
今夜的你
不知何时
悄悄的
爬上了我的笔尖
我正待停下来
抚住你温顺的头
 
你却不甚乖巧
钻进我的香烟
化作烟头的蓝雾
给风一吹
散了
 
九月的天,天高气爽,爽到梦中的景象也是那么炫丽多姿:飘飞的身影像极了道道道、火红的果树结满了蟠桃、七彩的泡泡承载了美人鱼、杂乱的五子棋盘蕴藏着哲学……美梦无限好,只是……一声断喝,灰飞烟灭了道道道——驰骋的思维凝固——我被吵醒了,被那个一脸严肃却又和蔼可亲并略带几丝笑容的父亲吵醒了,我眼珠一横,他却把严肃完全的换成了笑容。我只好被这慈祥所收服,乖乖起床换衣洗漱。
今天是个好日子,至少我妈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今天不仅是我人生的一转折点——大学,而且从年历上看今天适于出行。这两点对一个希望儿子所谓出息就是找一正式工作并带点封建色彩的小老太太来说就是好。因此,我老妈脸上笑开了花,虽然皱纹连连,但不可否认,神彩奕奕。但见她雷厉风行,不停的忙这忙那收拾东西,衣服鞋袜被在那熟悉的动作中顺服得像公主手中的小白兔,全都像吃了迷魂药般乖乖走进指定位置。我爸在旁边也没闲着,话虽不多,却是动作麻利,不多一会,这对最佳搭挡就把本少爷的行装收拾完毕,只待出发。

   
我叫李天,今儿个是去大学报名的日子,人说大学是一个转折,从幼稚转向稍微成熟(不说成熟,是因为大学里边还得啃老)但我不想转,转好成一高管衣锦还乡,多少儿时玩伴用羡慕的眼光像看一绝世动物一般看你,转不好吃住困难,多少中学同学略却眼珠一瞟看不见有个你。这风格跟我太不沾边,我还是喜欢幼稚,幼稚多好啊,在园里可以拉拉某小女生的小手,跟阿姨读读aoe,大一点跟几个哥哥姐姐打打纸板,跳跳皮筋;再大一点还可以放放风筝吹吹风,再再大一点就哥几个吆喝着弹弹玻璃球,看看《张三丰》;中学还能打打乒乓球说说爱……多好的幼稚,干嘛非要让我再活出另一种格调?但作为一个人,就得有社会属性,社会都这么变态,你不适应也不行,所以,人必须经历大学,大学的成熟加上中学的幼稚,一结合就成了社会的变态!别了,我的童年,中小学,我将带着你们的记忆离开。

   
不出名的汽车跑在不知名的山路上,透过车窗,清晨的朝阳友好地用金黄衬着蜿蜒的山翠,青山连连,绿水悠悠。在我眼中的破烂景象不知道成为多少沿海人心中的渴望,每来一次,他们都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欣赏带有高危色彩的风景,好像他们一留心看窗外,司机就会直线行驶而不顾及这里的山路十八弯,或者做个特酷的漂移似的,这景本不必很美,只不过承受了这种心理压力产生的刺激给了他们独特的高原体验。
三叔手掌方向盘,嘴却说得不亦乐乎,他说,咱们国家在领导人的带领下经济取得长足发展,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有序开展,和谐社会建设正大力推进,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听得我一愣一愣的,仿佛不是三叔在说,倒是像念新闻稿似的,但我知道,他想说的就是一句话——打击非法营运这政策真是好到骨子里了!我爸不爱政治,也不懂政治,赶紧说起某学校某教师的教学方法得当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教学成绩,而某教育专家却在一次有口无心的讲座上,让一位听众失去了对生活的勇气,最后跳河自杀。由此观之,他说,教师是方法与经验并重的教育一线人员,而教育专家是只会研究理论兼有个别谋财害命的教育三线人员。我妈用一句思想不积极健康向上打断了老爸,她开心地说起了她过往的光荣事迹,上学领舞,上班领导,买衣服时也喜欢看领口……
某市的天空阳光灿灿,行人匆匆,红绿灯止不住他们脸上或乐或忧的表情,却止住了BMW。大道旁两排或新或旧,颜色不一,高低不齐的普通建筑兑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堆构成了我对此市的最初印象,幸亏印象不能变酒,否则我已烂醉。
小轿车在一桥边刹定了轮胎,走出车外,映入眼帘的是略带混浊的流水之上架起一座不够光洁的小桥,过桥即可看见某某大学字样的方形石刻,旁边则是一栋给岁月磨洗得十分苍白的旧式大楼,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而这座代表大学形象的大楼非但没给人显眼之感,相反让人觉得碍眼,不知是这大学不重形象重内涵的体现,还是实力匮乏的佐证?!桥的另一边,则是一大座连体的现代建筑,蓝色的瓷砖上雕刻了古风古味的图画,有古代钱币,有古代陶瓷,有古代乐器,那就是录取我的大学最具标志性的艺术楼,楼前蹲了一石刻青蛙,据说是古代一种乐器,但我总偷偷疑心它的用意是否和商店门前总放一条狗一样,都是为了吉利。

   
三叔走了,在我们下车那一刻他就走了,带着他小胡子上一贯沾染的笑容。我迫不走溺爱我的父母,只能任由他们陪着我在学校里晃悠。此时的办公楼前,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有摆着地摊叫卖生活用品的,有搭张桌子进行报名填表的,有热心给家长端茶递水的,有带着新生奔走的,有给扎着羊角辫眼里充满纯真的女学生提行李箱以便日后图谋不轨的,有带着女朋友把热闹当电影看的,有开着豪车在校园转一个圈大骂过后掉头开溜的,有眼珠急转有一搭没一搭跟老师请教问题以求期末考格外开恩的,有为日后成为歌唱家而在这吵闹的环境大练字诀的,有靠在桥边酝酿诗绪等待走顾城老路的……
千姿百态,赏之不尽,盛夏的风轻拂过脸畔,却解不了如火的热,熟悉的声音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小天,好久不见啊,考这来了?一件红T恤向我走来。
是啊,你也在这啊,真巧,看来像报名这种新手上路的事你可全包了。我认出了小学同学。小学四年级之前,我对这位充满坏思想的小新同学并不熟悉,之后一次因他用铅笔尖向前面弄了个麻花辫的女孩刺去受到老师严厉批评,并成为老师的反面教材教育全班同学后,他便出了恶名,于是我便记住了他。从那时起,他就有了成为坏孩子的潜力。
照顾师弟,义不容辞!他看了一眼我身后的父母,咧开大嘴一笑,真诚到我能清晰地看见他牙缝里的纯白菜芽。
对对对,既然是同乡又是同学,就得互相帮助,努力学习,一同进步……”老妈不失时机的插嘴。
放心吧,阿姨,我和小天是同学,肯定会照顾好他的。张新一拍胸脯,得意忘形,仿佛要拿出背起炸药包去炸学校的勇气。
我用你二师兄照顾?笑话。我暗想,不屑与一坏孩子为伍。但我还得靠他帮我搞定新生入学。
在他轻车熟路的带领下,我终于完成了麻烦的报名程序,领到了我的寝室钥匙——7104。告别了张新,父母又跟着我一起踏进了我即将生活的小天地,经过中心广场时,我老妈竟然把一女生,并且是一在校学生拉到我们寝室去,更让我震惊的是,她竟然让这位满脸本应惊奇却泰然自若的女生一起帮忙铺床叠被,OMG,老妈魅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忙完,父母离开了,带着那女生,带着对我的恋恋不舍,带着一脸的愁怅,唯一留下的只是我费尽口舌得来的索尼CD机。

 
四张上下双人床,一卫生间,一洗漱间,十几平米的小天地挤了八人。我选了上铺,在上干净,眼界宽,不高兴了还可让下铺惊魂不定。躺在床沿,我塞着标有SONY字样的耳机,听着光良的《童话》,思绪无边漂泊,我的大学生活里是否会产生童话?童话里是否会有一个公主?公主是否会像安以轩那样,最好别是李宇春就谢天谢地!小时候的我,就特别喜欢看童话故事,动物童话365、安徒生格林童话,无一不是我的最爱,钱钟书说,童话看多了,越把一人给看幼稚了,诚然,我所以喜欢幼稚,我会幻想在无端的星空里变成刺猬游走,会幻想在风景如画的世界突然拿起一把剑与勇士拼搏……我的想像力给童话鼓舞了。
时间在蔡依林的歌声中渐渐流失了,天在室友的聊天声中黯淡了下来,我跟着室友们,踱着不大习惯的方步,路过爱心超市,第一次走进食堂,那叫一壮观:某女生正瞅着吸粉声大得出奇的男朋友,仿佛昨夜给她温柔的人变成了令她难堪的人似的;炒饭大妈拿着大勺低声喃语,好似在咒骂要求多多的学生。肚饿的校友们从四面八方一轰而入,向着摆菜方位你拥我挤。

我跟几位室友找了一个比较清静的炒饭窗口,胡乱弄了几碗炒饭,狼吞虎咽,食不知味,裹腹为重,正待完成任务,但听得一声:哇!一着粉衣,头卷方便面发型的小女生面带惊恐的看着两根筷子之间的位置,太远非我们目力所及,估计是有生物的存在。旁边一带眼镜满脸肥肉却努力挤出笑容的胖子哼了一声:有啥大惊小怪的,算是给你加油了,小学妹。那粉衣女孩周边顿时暴起一阵笑声——大学有味,食不知味。
夜晚的风特别凉,想出去走走,却害怕走出来一个衣衫不整却胖不可耐的女人夺去对美好月夜的追求,于是,同大韩聊起童年到高中的话题。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071]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