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十七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31 23:51:58   浏览次数:
三郎每天从配送站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水产批发市场那位客户送奶,一天一种口味,反复更换不厌其烦。每次那个小男孩一见三郎到来,都会手舞足蹈的迎上前来,比亲人还亲。小男孩的母亲也像老熟人一样每次都冲着三郎笑,还时不时地请三郎喝茶。三郎乐此不疲,每天都会准时把热奶送到小男孩的手里,然后习惯地坐上几分钟才离去。
送了几个月的奶,三郎发现小男孩的爸爸从未现过面,便有些好奇,问小男孩的妈妈道:“大姐,怎么没看到姐夫呢?”
“死了。”小男孩的妈妈慵懒的答道。
“死了?”三郎有些不解。
“不知道死到哪个女人的床上去了。”
“这样哦。”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小男孩妈妈的眼里差点喷出火来。
“也有的是好东西。”三郎说出这句话后觉得有些别扭,认为“好东西”也不是什么贴切的词。他发现女人用来形容男人的词语不管有“好”没“好”都不耐听。
“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不是所有男人都靠不住。”
“我说靠不住就靠不住!”小男孩妈妈一下把茶壶砸在木桌上,情绪有些失控。
三郎吓得惊慌失措,忙站起身欲夺门而出。
“不好意思。”小男孩妈妈示意三郎坐下,“我一想到那个没良心的抛下我们娘俩不管就非常来气。”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三郎不敢再坐。
“喝杯茶再走吧。”小男孩妈妈再度拿起茶壶。
“不喝了,我要上班去了。”
“陪我聊一下都不愿意吗?”小男孩妈妈忧郁地望着三郎。
看到小男孩妈妈的表情,三郎无法拒绝,更确切的说是不忍心拒绝,于是他不由得坐了下来,决定聆听小男孩妈妈的故事。
小男孩妈妈见三郎坐下,脸上现出些许愉悦之色,只见她往茶壶里加了点茶叶,然后又往茶壶里倒开水,大概两分钟以后她拿出两个小瓷杯,然后将茶壶里的茶水倒向小瓷杯,小瓷杯很快被倒满并溢了出来,小男孩妈妈用镊子夹住小瓷杯晃了一会,然后将里面的茶水倒掉,接着她又往茶壶里加开水,沏了几分钟就又将小瓷杯倒满,然后端起一杯递给三郎:“来吧,试试我沏的功夫茶。”
三郎接过茶杯,一饮而尽,不知所味。
小男孩妈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知道你喝的是什么茶吗?”
“功夫茶啊!”三郎答道。
“我问的是你知不知道是什么茶叶?”小男孩妈妈又给三郎把茶倒满。
“知道。”三郎摇了摇头。
“铁观音。是我们福建的名茶,原产地在福建安溪。”
“我对茶文化一窍不通,也分不清茶的好歹。”
“好茶要慢慢品,”小男孩妈妈轻啜一口道,“才能品出它的香味来。”
“就算是再好的东西也要遇到懂的人才能知道它的价值所在。”三郎学着小男孩妈妈的样轻轻的品了一口用铁观音泡的功夫茶,可是在他的嘴里,铁观音却无法体现出它应有的价值,三郎甚至有些替嘴里的铁观音叫屈,因为他喝下铁观音却无法由衷地叫好。
“是啊,我辛辛苦苦经营这个店,也赚了一些钱,买了房买了车。可是,那个没良心的,花我的钱开我的车,却爱上了别的女人。”小男孩妈妈啜了口茶又道,“倒插门真的就让他那么抬不起头吗?他老家那边穷得食不裹腹,衣不避体,面子值几个钱啊?”
三郎听到这里,大概猜到了小男孩父亲离去的原因,也许那个男人在这个女人面前一直无法挺起腰板做人,甚至经常受到言语上的攻击。
的确,在一个家庭里,女人一旦强于男人,那这个男人就有吃软饭之嫌,更何况小男孩父亲还是个倒插门的。
也许他的离去并非她口中的他外面有女人了。有可能他无法忍受她像山一样压住他一辈子,他的离去只是想证明他不是吃软饭的人。
实际上,既然选择了倒插门,就不应该在意自己是不是吃软饭。因为你“嫁”到女方家,就应该享受到“嫁过去”这样的待遇。那女方“养”你,对你凶都是应该的。
当然,不同的人,想法自然有所差异。
“怎么了?”小男孩妈妈见三郎发呆,便轻轻推了推三郎。
“没什么。”三郎很快回过神来。
“你愿意来帮我做吗?我现在缺人手。”
“谢谢您的好意,我走不开,而且我也比较喜欢现在的工作。”
“你什么时候不想干你的工作了什么时候过来,待遇方面绝不会亏待你。”
“好的。”三郎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去上班了。”
“好吧。”小男孩妈妈微笑道,“希望你能把我的话放心上。”
“我会的。”三郎把杯里的茶一饮而尽,便走出了房门,骑着自行车飞奔而去。
小男孩妈妈目送三郎离去,竟暗自神伤,仿佛离去的不是三郎,而是小男孩的爸爸。
 
 
 
“你好,我是……”三郎话未脱口,食堂老板娘就转过身来。
“是你!?”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三郎抬眼望着老板娘。
“天冷了,出来买件衣服。”老板娘见到三郎,异常的兴奋。
“哦,”三郎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道,“快十二点了,姐吃饭了没?”
“还没吃呢!”老板娘望着三郎的手机问道,“弟什么时候买手机了?”
“小灵通。”三郎笑了笑道,“朋友送的。”
“什么朋友这么大方?介绍给姐认识一下,说不准哪天也送姐一部。”老板娘也笑了,笑得三郎都醉了。
“姐不要开玩笑了,你不是早就有手机了吗?”
“把你号码告诉姐,想你的时候可以给你打打电话。”
“好的。”三郎给了老板娘一张名片。
“不错不错,连名片都有了。”老板娘接过名片,有些爱不释手。
“走吧姐,我们去吃饭吧。”三郎推着车欲走。
“去哪里吃?”老板娘问。
“不好意思哦姐,今天没带多少钱,先随便吃点吧,等发工资了给你打电话,请你吃好的。”三郎有些羞涩地望着老板娘。
“程秋珊没住厂里了,是不是跟你住一块?”老板娘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三郎,神情有些紧张,又有些惆怅。
看着老板娘复杂的表情,三郎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微微地点了点头。
“能带我去你们家看看吗?”老板娘有些伤感地望着三郎。
“这个……”三郎有些犹豫。
“不方便算了。”老板娘沮丧地望着远方。
三郎感觉到老板娘此时一定很难过,他不忍心让她伤心,所以忙朝老板娘努努嘴道:“上车吧姐,带你去我家吃饭。”
“好嘞!”老板娘欣喜地坐上了三郎的车。
过了一会,就到了三郎的住处。
三郎打开门,两人走进了屋。
“这是朋友租的房子,光线不怎么好,白天也要开灯。”说着三郎就要去开灯。
“不用开灯,这样就很好。”老板娘从后面一把抱住三郎。
“姐……别这样……”三郎没想到老板娘会来这一着,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至少他不想来得这么快。
“三郎,你知道吗,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姐就莫名的喜欢上你了,不是姐太疯骚,但姐真的想做一回你的女人。”老板娘紧紧抱着三郎,把脸贴在他的脑后。
“不可以这样。”三郎下意识地解开老板娘的手,他强力克制住内心的冲动,他不是不想,是不敢想。
老板娘遂转过身抱住三郎,并迅速地吻住三郎的唇。
一股电流在两人的身体里流动着。
老板娘的成熟、性感和老练很快把三郎带入状态。三郎感觉到仿佛置身于美丽的花海,两只彩色的蝴蝶比翼双飞,相互追逐、嘻戏……
两人边吻边慢慢挨到卧室,老板娘熟练地解着三郎的衣服,三郎也迫不及待地将老板娘脱过精光……
两个人狂热地缠绵在一起……
 
 
 
“对不起姐!”三郎躺在床上,有些茫然。
“干嘛这样说啊?”老板娘伏在三郎的胸堂上。
“我们这样子,我却不能负任何责任,对你不公平啊!”
“傻瓜!谁要你负责了?”老板娘抚摸着三郎的身体,幸福地吻了他的胸部一下。
“要是没有秋珊……
“嘘……”老板娘忙用手指堵住了三郎的嘴,“程秋珊是个好女孩,好好珍惜。”
“可是……
“不要觉得愧对姐,姐能做一回你的女人已经心满意足了。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永远拥有,这样才会成为美好的回忆。这次以后,你想再得到姐都不可能了。因为姐不想永远纠缠在你的生活里。但我们永远是朋友,我永远是你的姐,而你永远是我的弟。”老板娘说完,起身寻找自己的衣服。
三郎一下抱住老板娘,疯狂地吻着她的肌肤。
“还想要吗?”老板娘闭上了眼睛,任由三郎亲吻。
“嗯。”三郎羞涩地应道。
“那就来吧,姐再陪你疯狂一回。”老板娘温柔地躺下,胸脯一起一伏的,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
三郎如一头疯狂的野兽,扑在了老板娘雪白的肉体上……
 
 
 
程秋珊下班回来时,三郎已做好了饭菜。
程秋珊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三郎一直都是在公司吃饭的,而且一向回来得晚。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程秋珊脱掉高跟鞋换上了拖鞋。
“有点不舒服,所以下午没上班。”三郎不敢望程秋珊。
“哪里不舒服?”程秋珊摸了一下三郎的额头,“没发烧啊。”
“坐下吃饭吧。”三郎用碗盛饭。
“今天表情怎么怪怪的?”程秋珊往嘴里扒了一口饭,抬眼望着三郎。
“有吗?”三郎声音有些发抖,“不会啊。”
“屋里是不是藏得有人?”程秋珊突然放下饭碗朝卧室跑去。
“没有!没有!”三郎慌忙跑去堵在卧室门口。
“让开!”程秋珊用手指指着三郎。
三郎乖乖地让到一边。
程秋珊推开卧室门,打开灯,眼睛巡视着卧室的每一个角落。
“我说过没人吧。”三郎推着程秋珊往外走。
程秋珊挣脱三郎,不放心地接开被子,然后钻进床底下张望,接着起身打开衣柜检查,最后毫无所获,垂头丧气地走出卧室。
三郎跟在程秋珊身后,不停地擦着汗,暗自庆幸没露出破绽。
“屋里没人你紧张什么?”程秋珊突然转过身来,“是不是趁我不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哪里敢么?”三郎觉得脸有些发汤,不敢正视程秋珊。
“最好别乱来,否则我没办法跟你过下去。”程秋珊气呼呼回到餐桌前继续吃饭,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感到三郎有事瞒着她。
“你整天疑神疑鬼的干嘛?没事都整有事了?不想过就早点散了。”三郎发了很大火,把程秋删吓了一跳。
发过火后三郎很后悔,明明自己犯错了,却整得跟没事似的,好像自己挺委屈。
“散就散,谁怕谁?!”程秋珊放下碗,跑进卧室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三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忙抢下程秋珊的包,向程秋珊认错道:“对不起秋珊,我错了!”
“你错了?错哪里了?”程秋珊已哭成了泪人。
“我错在不该对你发火,错在不该说出分手那样的字眼。”三郎心疼地为程秋珊拭去泪水。
“以后还敢对我发火不?”
“不敢了!”三郎把程秋珊揽在怀里,“秋珊,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嗯。”程秋珊抱住三郎道,“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两个人紧紧地抱着,都害怕对方离开自己。
 
上一篇:第十六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71]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