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一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1-30 15:59:09   浏览次数:
三郎捧着一枝浇灌了自己混身感情因子的玫瑰花,准备交到她手里时,她却摆着手不屑道:“我已经收到了吕昊的九十九朵玫瑰,你这一朵是不是多余了?”
三郎笑了,笑声来自另一个世界。
那枝玫瑰花一下子勾下了头,原本亮丽的色彩失去了光泽,不再夺目,不再诗情画意。
九十九,天长地久。多么浪漫的数字多么丰富的内容。
她和吕昊手挽手的与三郎擦肩而过,碰掉了他手中那朵失色的玫瑰。那朵花悠悠忽忽的飘向前,刚好落在她脚下,瞬间变成了花泥。
三郎的心剧烈地疼痛,如同她脚下的花一样——碎了。
吕昊回转头来,得胜地笑了。
三郎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愿多睹一眼那令他悲恸的狰狞画面。
 
 
 
三郎掏出了身上仅有的一块钱,买了一块面包。店主是一个胖女人,她用奇怪的眼睛瞟了三郎一眼,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忍不住挤出一句:“另外挑一块吧!”
三郎睨了胖女人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换面包,提起装着面包的塑料袋扬长而去。
三郎狠狠地咬了面包一口,不知道是饿极了还是气极了,那面包竟被咬去一半,一排整齐的牙印明显地呈现出来。
哇——三郎把吃进嘴里的面包全部吐了出来。原来,他买到了一块发霉的面包。难怪胖女人心虚地叫他换,原来她早就知晓那是块发霉的面包。
“该死!”三郎将剩下的面包准确无误地踢进了人行道旁的垃圾桶。他曾经是校队里一名优秀的足球队员。
“小兄弟,要搭车吗?”一个戴着黄色草帽的人力三轮车车夫向三郎兜揽生意。
“多少钱一座?”三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面前这个瘦得变了形的人力三轮车车夫。
“上车两块,兄弟如有兴趣,我可以拉着你周游这个小城。”草帽车夫乐呵呵地望着三郎。由于牙床很高,他一笑起来嘴唇就包不住牙齿,一排参差不齐的被烟熏黑的牙齿显山露水的有点得意洋洋。
“老哥,我只要一块钱,你想要游几圈?”三郎也笑了,不过显得有气无力。
“去去去!你不坐就一边凉快去,可别耽误我做生意。”草帽车夫把车骑到路边停下,然后将粗糙的手伸进兜里使劲地抠,抠了老半天,才扣出半截烟屁股,噙在嘴里用火机点上了。
三郎望着草帽车夫的窘相,不断地摇头苦笑,他觉得人生真的有太多的无奈。
有的人,为了生存,超额廉价地贱踏自己的劳动力;有的人,为了生存,过份无奈地降低自己的人格和自尊;有的人,为了生存,就不允许别人生存了。
一个看上去不下两百斤的富婆由小区大门走了出来,几个车夫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拼命往上挤,他们都希望富婆能坐自己的车。草帽车夫反映慢了点,被挡在后面。
那富婆穿得珠光宝气,还满身金光闪闪,金耳环,金戒指,金手镯,连眼镜也是镶金边的。富婆不但富得流油还流金。
富婆打量着眼前一张张充满期待的笑脸,略作思考后,便坐上最后面也是最老最瘦的草帽车夫的车。喜得草帽车夫大方地吐掉了嘴里还剩一厘米左右的香烟,拉着富婆屁颠屁颠的走了。
其他车夫没揽到生意,都无精打彩地回到原来的位置守株待兔。
富婆挑选草帽车夫的车,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理,是对他的同情抑或是觉得应该让自己的钱花得更精彩些?当然这些只有富婆最清楚了。
草帽车夫自然是非常欢迎富婆搭乘他的车,别说两百斤,两百公斤他也不会吭一声。
实际上,生活中这样的画面俯拾皆是,只不过人们司空见惯了反而觉得平常,即很少让人深受感触,显然不能通过这些画面来体会和解读人生。
三郎拖着灌了铅般的双腿,缓缓的漫无目的地向前挪着,他仿佛看不到希望的曙光,所以也就无心恋着前面那个无法企及的天宇了。
 
 
 
卖报啦!卖报啦!特大诈骗案,已经有二百一十人上当受骗。一个穿着褴褛报童捧着一摞发黄的报纸沿街叫卖。
三郎已无心顾及外面的世界了,再说他连吃饭的钱都没了,又哪有闲钱买报纸看。
“管你骗不骗,不骗我就行。”三郎小声的嘀咕着。
“买份报纸吧,特大诈骗案,已经有……
“二百一十人,别把我算进去。”三郎望着那“一九八五年四月一日”的日期,暗忖道:“真有趣,想不到大师们的漫画竟被搬上了舞台,还活灵活现的。”
“十多年前的废报纸拿来当新闻卖,这种把戏只骗得了兜里有钱的人。”三郎举步欲走。
报童白了三郎一眼,很不友好地嚷嚷道:“叫你妈把你的嘴巴缝一缝,省得你多管闲事。”
“你!”三郎握紧了拳头,虎目圆睁,钢牙欲碎。
“想打架?先看看你有几头几臂吧。”说着,报童将脏兮兮的手指往嘴里一放,一阵尖锐刺耳的口哨声四面散开去。
哨声过后,立交桥脚、垃圾堆旁、街头巷尾陆陆续续地围拢来一些衣衫不整、提刀弄棍、大小不一的“古惑仔”。
“我的妈呀!”三郎吓出一身冷汗,“不是在做梦吧。”
“啪”那报童趁三郎不备,狠狠一拳打在三郎脸上,他人虽不大,下手却很重,打得三郎眼冒金星,口吐秽物。
三郎还未反应过来,那报童照准他的小腹又是一拳。
“啊……”三郎疼得弯下了腰,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他本能地飞身一脚踢向报童。
报童很不一般,见三郎的脚飞过来,便轻快地侧身闪过。
三郎一脚踢空,欲再发动进攻,被一“古惑仔”从后面狠狠一棒打在头上,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三郎顿觉天旋地转,差点晕倒。
“干什么?干什么?”两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奶奶走了过来。
那群“古惑仔”如盾地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事吧?!”一位老奶奶关切地问。
“没事。”三郎强忍住疼痛,勉强挤出一丝笑。三郎看到两位老人手臂戴着写有“治安巡逻”的红袖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着她们白发苍苍,皮子包骨,弱不禁风的样子,很难想象她们是如何管理街道治安的。
“以后得小心点,太平盛世可不太平。”另一位老奶奶的语气显得有些生硬,仿佛对三郎不屑的眼神深表不满。
“嗯。”三郎惭愧地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居然要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奶奶保护,实在是有些汗颜。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57]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