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十五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23 21:35:26   浏览次数:
三郎和程秋珊来到西湖公园,西湖公园位于泉州市城郊西北隅偏北,依傍亦名北山的清源山,从地理方位准确地应叫“西北湖”或“北湖”,所谓“西湖”,可能是因为泉州早有个东湖,相互呼应配对成双而名曰西湖。
三郎把自行车锁好后,便领着程秋珊顺着大大的“巢门”进入西湖公园。
秋高气爽,湖面泛过来的凉风预示着秋的气息,虽有艳阳高照,却感觉不到夏末的炎热。
和众多恋爱中的青年男女一样,三郎和程秋珊手拉着手踱步在西湖岸边。
“怎么会想到要干这行呢三郎哥?”程秋珊闪动着似水的眸子。
“也没有刻意地去想,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三郎挽着程秋珊纤细的腰,深邃的目光欲望穿眼前一湖的秋水。
出来几个月,他经历了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虽谈不上阅历丰富,在人生的道路上却多了些许成长。
也许所谓的成长都需要我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其实我也想换换工作,整天坐在同一个地方,操作同一台机器,反复地做着同一道工序,烦都烦死了!”程秋珊撇了撇嘴。
“你想做什么?”三郎问。
“跟你一道推销牛奶。”程秋珊脸上露出两个调皮的小酒窝。
“你能行吗?”三郎笑了笑。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那你先辞工么,一个月以后再来跟我一起工作。”
“只能这样了。“程秋珊无奈地点了点头。
“救命了!有人跳水了!”不远处传来求救声。
三郎和程秋珊同时循声望去,只见湖面上有个人在胡乱地拍打着水花,时浮时沉,看样子是个旱鸭子。
跳水之人不断发出求救信号,仿佛他已经后悔用跳水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七孔进水,死得不利索。
又或许是在跳入水里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根本不会游泳,所以在饱受呛水之苦后发出求救信号。
跳水青年在水里的“表演”引来许多围观者,可是没有一个下水救人的,只有一个大妈用沙哑的声音不停地喊着“救命了!有人跳水了!”
大妈的声音唤来的全是看热闹的,好心的大妈急得直跺脚,恨不得自己跳下水去救人。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指手划脚,却一直没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法,在他们眼里,即将消失的不是一条生命(最主要不是自己的生命),而只是一幅能引起人围观的画面。
当然也有可能所有围观的都是旱鸭子。
跳水青年的力量已越来越薄弱,沉下去的时间多浮起来的时间少,眼看就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扑通——”程秋珊还没反应过来,三郎就跳进湖水,向跳水青年游去。
三郎游到跳水青年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慢慢游向岸边。跳水青年突然将三郎死死地抱住,使得三郎无法动弹。三郎跟着沉下水去。
三郎一边登着水往上浮,一边解着跳水青年的手,他知道这是求生的本能,可往往就是这种求生的本能束缚了施救者的正常施展,许多类似落水者获救,施救者因精疲力尽不幸遇难的事时有发生。
三郎使了很大劲也没解开跳水青年的手,就这样陪着他一浮一沉地消耗着体力。
“三郎哥——”程秋珊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倾泄而出,哭声回荡在整个西湖公园。
三郎听到了程秋珊的哭喊声,不由为之一振,神奇的力量充满全身,他狠狠打了跳水青年的小腹一拳,跳水青年疼得松开了手,三郎忙游到他背后,再次抓住他的头发游向岸边。
跳水青年获救了。
岸上一片欢呼声,一片赞叹声,一片热烈的掌声……
三郎躺在岸上慢慢睡着了,他觉得好累好累……
 
 
 
三郎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程秋珊就坐在床面前。
“你醒了。”程秋珊摸了一下三郎的脸。
“这是在哪里?”三郎环顾了一下四周问。
“这是林洋的家,林洋就是你救的那个人。”程秋珊笑望着三郎。
“哦。”三郎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衣服已换,不觉有些奇怪,“谁给我换的衣服?”
“我帮你换的。”程秋珊脸上泛起红晕。
“都看到了?”三郎的脸也红了。
“嗯。”程秋珊点了点头,脸更红了。
“身体都被你看了,你要负一辈子责任。”三郎调侃道。
“讨厌!”程秋珊娇羞的模样非常可爱。
“睡醒了恩人?!”林洋推门走了进来。
“差点被你害死了今天。”三郎由床上坐起来,笑望着林洋。
“要是今天你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了,其实那样也好,黄泉路上有个伴。”林洋耸了耸肩,看样子一点也不像刚刚在生死边缘挣扎过的一样。
“我可还不想死,”三郎望着程秋珊道,“我死了我媳妇岂不是要守寡。”
“谁是你媳妇啊?”程秋珊娇嗔道。
“你啊!”三郎笑望着程秋珊。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程秋珊面若桃花,眼灵如水。
“上辈子就答应了的。”三郎深情地望着程秋珊。
“别再秀恩爱了,我浑身都鸡皮疙瘩了。”林洋吐了吐舌头。
“怎么会想到要跳水轻生?”三郎问。
“唉,一言难尽啊!”林洋坐在床沿上,仰头望着天花板,顿了顿道,“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分手干嘛非得搭上性命?”三郎若有所思的道,“感情的东西不能勉强,缘分尽了,你想挽回是很难的。”
“可是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怎么能说分就分呢?”林洋叹了口气,目光有些黯淡地道,“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有爱情也有感情了,怎么能提出分手这么残忍的问题?”
“处不下去就分手,这很正常啊。”程秋珊不以为然地道。
“你们女人对待感情怎么一点也不严肃?”林洋的声音有些哽咽,眼圈也红了。
“这不是严不严肃的问题,是两个人实在处不下去了在一起会很累很烦你懂吗?”程秋珊表现得满有经验似的。
“笑笑,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份你一点也不在乎?”林洋起身拉住程秋珊。
“你别吓我!”程秋珊见林洋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朋友,不免有些害怕,她听说过这种臆想症,当事人往往会把对方当成自己映像最深的人,从而做出过激的行为。
“哎,大哥,她不是什么笑笑哭哭的,他是我女朋友程秋珊。”三郎忙起身护住程秋珊。
“哦,对不起!”林洋发现自己失态了,慌忙放开程秋珊。
“你吓死我了。”程秋珊望着林洋,惊魂甫定。
“对不起!对不起!”林洋忙赔着不是。
“天快黑了,我得回公司了,明天再来还你衣服了。”说着三郎拉起程秋珊就欲离去。
“你打个电话回去就可以了,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我没有电话。”
“我以前是卖手机的,现在家里还有几部小灵通,你们拿去用吧。”说着林洋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几部崭新的小灵通。
“我们不能随便拿你的东西。”三郎摆了摆手。
“我的一条命不只这点价值吧。”林洋把小灵通递给三郎。
“我救你没想过要回报。”三郎正色道。
“你要我回报,我也回报不了。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林洋顿了顿又道,“另外我还有事跟你商量。”
三郎眨巴一下眼睛道:“有什么事你说。”
林洋环视了一下房间道:“我要去找笑笑,我想请你们住到这里来,因为这里的东西都见证了我和笑笑的过去,我不想把它们扔了,如果有一天我回来了,也能睹物思人,有个念想。”
“我们?”三郎看了一眼程秋珊,红着脸道,“我们还没发展到住一起的地步。”
“就是。”程秋珊也羞得低下头。
林洋面无表情,低沉着声音道:“你们不用担心房租,我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了的。如果一年以后你们还想接着住,可以一个月一个月的交房租。这屋里的一切你们尽管用,用烂了不要扔掉就可以。”
“哦。”三郎点了点头。
“我要走了。”林洋转身提起床尾的一只密码箱。
“现在就走?”三郎问。
“嗯。“林洋点了点头。
“去哪里找?”三郎问。
“天涯海角。”林洋道。
 
 
 
送走了林洋,三郎回到了林洋的家。尽管对林洋痴情到用生命祭奠爱情的壮举不敢苟同,但林洋的精神对三郎来说还是有些震撼。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人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人有感情、懂感情、重感情。
爱情,是男女间表达好感和爱慕的一种潜在意识。它往往能挑起人们高涨的热情,反之亦能让人跌入情感的低谷。
从古自今,人们在褒扬爱情神圣伟大的同时,也在痛斥它所带来的痛苦和灾难。
“回来了。”程秋珊刚拖完地,见三郎回来,便把拖把放到卫生间。
“嗯。”三郎应了一声。
“林洋走了?”程秋珊甩了甩飘逸的长发。
“嗯。”三郎点点头道,“我送他上了去火车站的车。”
“哦。”程秋珊餐桌前坐了下来,环视一下不足20平米的客厅道,“这套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装修虽然简单,但是非常好用,租金应该很贵吧。”
“贵怕什么?反正能免费住一年,刚才出去的时候林洋已经跟房东交待清楚了,我改天把咱俩的身份证给登记一下就可以了。”
“我又没说要跟你住一起。”
“那我叫别的女人来住。”
“你敢?!”
“不敢!不敢!”
“哼!量你也不敢。”程秋珊撅起了调皮的小嘴。
“今晚我们好好庆祝一下。”三郎拿出买回来的晚餐,有卤猪蹄,卤鸡爪,还有两盒炒面条。
“怎么全是动物爪子啊?”程秋珊不解地望着三郎。
“我买这些菜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吃了,能被牢牢抓住在我身边,永不分开。三郎意味深长盯着程秋珊。
“管用吗?”程秋珊不以为然地问。
“希望老一辈的方法能灵验。”
“你们贵州人很迷信吗?”
“信则有不信则无。”三郎故作神秘地笑道。
“切!”程秋珊努了努嘴。
“请看这是什么?”三郎变戏法般拿出一瓶红酒。
“还真有情调!”程秋珊乐得笑开了颜。
三郎找来杯子和筷子,然后打开红酒将杯子斟满。
“这是一个特殊的重大的日子,为了它的特殊和重大,来,让我们干杯。”说着,三郎递给程秋珊一杯红酒。
程秋珊接过杯子,同三郎碰一下,便一饮而尽。
“红酒是慢慢品的,你一饮而尽,怕是尝不出其中的滋味来。”三郎啜了一口红酒,笑望着脸色红润的程秋珊。
“那你叫我干杯干嘛?我以为干杯就是一干而尽么。”程秋珊尴尬地望着三郎,脸上露出委屈之色。
三郎为程秋珊把酒斟满后,又往她碗里夹菜。
“我喜欢吃炒面。”程秋珊打开快餐盒,用筷子夹住面条,一根一根往嘴里送。
“你吃东西的模样也挺可爱。”三郎笑着欣赏程秋珊吃东西的样子。
“三郎,我在你眼里是不是最美的?”程秋珊打了个酒嗝,涌现出些许醉意。
“嗯。那是肯定的。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美的!”三郎坚定地点了点头。
“你们男人为了讨女人欢心,永远都是油腔滑调的。”
“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
“三郎,我困了。”程秋珊站起身欲向卧室走去。
“我扶你。”三郎起身扶着程秋珊向卧室走去。
三郎打开灯,把程秋珊扶到床边,然后一把抱住程秋珊,把吻盖在她的嘴唇上。
程秋珊一开始不愿意,把三郎往外推。然而三郎的爱很快将她融化,她也把三郎抱得紧紧的,并将舌头慢慢滑进三郎的嘴里。
两个年轻人的心跳骤然加快,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一道电流迅速将两人连为一体。
三郎慢慢将程秋珊放倒在床上,帮她把鞋脱掉,然后压在她身上又一阵狂吻。
三郎一边吻着程秋珊,一边试探着解开她的衣服。
“我怕。”程秋珊一把抓住三郎的手。
“不用怕宝贝,我会慢慢的。”三郎已经解开了程秋珊的上衣,并扯掉她的胸罩,贪婪的吮吸着她那隆起的充满弹性的部位……
程秋珊闭上眼睛,双手抚摸着三郎宽厚结实的背。
三郎紧张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又退掉了程秋珊的背带群,然后……
窗外,月亮羞红了脸,偷偷地躲在了云后面。
上一篇:第十四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13]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