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七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03 23:44:00   浏览次数:
经过这场尴尬,三郎觉得人生最囧之事莫过如此。
三郎站在女厕所里异常纠结,想出去又害怕面对刚才那位女孩子,不出去又担心別的女孩再进来更为尴尬。最主要的是那女孩刚才拉出来的东西味道实在太浓,足以让人窒息。于是,三郎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三郎走进章厂长的办公室,向章厂长汇报道:“厂长,厕所打扫干净了。”
章厂长抬眼望了三郎一下,道:“辛苦了,还习惯吧。”
“不——不怎么——习惯。”三郎一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慢慢就会习惯了。”章厂长得意地笑了。从她的笑里,三郎仿佛看到了这是一出恶作剧,而他则是这出恶作剧的牺牲品。
三郎强忍住心底的不悦,轻轻地问道:“厂长,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章厂长略作思考后道:“打扫车间吧。”章厂长顿了顿又道,“扫出来的线头和碎布屑不要乱扔了,集装到口袋里以后要拿来卖钱的。”
“知道了。”三郎应了一声便转身出去。
 
 
 
三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打扫车间的扫帚,然后开始打扫车间卫生。
车间不算太大,而且地板不是很脏,所以扫起来比较轻松,而且三郎每扫到一个女孩子面前,她都会主动从三郎的手里接过扫帚把自己面前的垃圾扫出来,扫到最后三郎基本上都只是站着说谢谢,而没怎么动手。唯一一个没帮三郎扫地的就是刚才腹泻的女孩子,她是湖南的湘妹子,名叫程秋珊。
三郎来到程秋珊跟前,一眼就认出是和自己在卫生间“偶遇”的女孩。他红着脸道:“麻烦你起来让一下。”
程秋珊就像没听到三郎说话一样,把头压得很低,脸像熟透了的苹果,手脚不停地干着活。
“让一下可以吗?”三郎的声音很低,低到他自己都听不到。
程秋珊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让三郎扫地。
旁边的人都奇怪地望着他们俩。
三郎见程秋珊不肯让,就只好往前面扫,前面女孩子忙站起身来并接过三郎手中的扫帚扫起来。
扫完地后,三郎忍不住朝程秋珊看去,刚好程秋珊也望过来。四目相对,还没来得及看清彼此的表情,就都急忙收回目光。两颗年轻的小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三郎,帮忙搬一下东西。”王二两搬着一塑料筐布料,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
“好的。”三郎跟着王二两走下楼去。
“下来了!”食堂老板娘手里剥着蒜,朝三郎笑了笑。
“嗯。”三郎望着老板娘应了一下,他这才注意到,老板娘是个妖娆妩媚成熟的女人。什么叫“一笑百媚生”?老板娘随便的一个笑容,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动情。
“她怎么尽朝你笑?”王二两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我在这里快一年了,她都没对我笑过一次。”
“我怎么知道。”三郎抬起一个塑料筐,“要不你问问她去。”
“我问她?”王二两没好气地道,她连话也不跟说,怎么问?
老板娘进屋去捣蒜,她旁边掌勺的男人看上要比她年长十几岁,又老又丑,一边炒菜一边不停地用毛巾擦汗。
“看到没有?”王二两跟在三郎后面,“这就是现实版的潘金莲与武大郎。”
三郎没有理会王二两,但心里却有了一丝异样的悲伤,仿佛老板娘真有不同寻常的遭遇。三郎很快地在心底打消了这种悲伤,他觉得不管老板娘有怎样的过去和未来都与自己无关。自己不是救世主!更何况看上去人家两口子关系也不赖,生意也打理得井井有条。如果事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岂不是杞人忧天了。
东西很快就搬完了,三郎就坐在吊扇底下劲情地吹。沿海地方的夏天热得心慌,三郎才搬了几个来回就已汗流浃背。幸好有王二两一起搬,不然累得更惨。
三郎的目光又投向程秋珊做工的地方,座位空着的人没在。
“可怜的姑娘。”三郎摇着头笑了笑。他有些心疼起程秋珊来。
过了一会,程秋珊从卫生间缓慢的走了出来。三郎看见她有气无力,面色苍白,便想上前去“嘘寒问暖”,可又觉得跟她不熟,连名字也不知道,而且还有了卫生间里的尴尬。所以三郎只能用目光传达自己所有复杂的感情。
程秋珊望向三郎时,三郎不再逃避她的目光。三郎看到了这个充满忧郁的湘妹子,发现她楚楚可怜,嘴唇在发抖。
“不要紧吧?”三郎看不下去,终于勇敢地走到程秋珊身边,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事。”程秋珊抬眼望了一下三郎又道,“等会下班弄点药吃了就好。”
“不然下午请假休息半天吧。”
“不用,我做的是最后一道工序,可不能因为我而拖累整个生产。”
“有那么严重吗?”三郎顿了顿又道,“不然叫别人帮忙一下,你去休息一下么。”
“不行!”程秋珊语气坚定,“我一定要坚持。”
转眼下班时间到了,车间里的人陆续走出车间。
“下班吃饭了。”三郎见程秋珊仍然干着活,便走到她跟前叫了一下。
“不想吃,没胃口。”程秋珊低着头。
“不吃东西怎么行?”三郎的语气关心之外带着责备。
“我跟你非亲非故,用不着你关心。”程秋珊表情冷漠,完全不领情。
三郎的心一下凉了半截,想不到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程秋珊的冷漠让三郎想到读书时初恋蓝玉琼。当时三郎的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许多女生对他是既崇拜又不乏爱慕之情,蓝玉琼就是其中一个。蓝玉琼经常在三郎书本中夹纸条,甚至还和三郎的同桌调换座位,不厌其烦地对三郎发起攻势。后来,三郎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和蓝玉琼发展地下恋情。于是,成绩慢慢下滑,降到最后几名。蓝玉琼也因此断然离去。更可恨的是蓝玉琼很快又和班上的吕昊好上了,并常常在三郎面前秀“恩爱”。
三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下楼的,他走进食堂时,老板娘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笑容,完全不顾自己的男人就在身边。
“吃什么?”老板娘递给三郎一张快餐盘,脸上的笑容仍未散去。
“两个素菜吧。”三郎报以一笑。
“还是吃点肉吧,不然你会受不了。”老板娘关切地道。
“那好,就一荤一素吧。”
老板娘给三郎打了很多菜,三郎知道她是故意多给自己打菜的,心里甚是感激,碍于食堂老板在,连谢谢也不敢说了,付了两块五毛钱便找一个空位坐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慢慢吃,汤是免费的。”老板娘端来一碗紫菜汤放到三郎面前的餐桌上。
“谢谢!”三郎感激地笑了笑。
“甭客气。”老板娘莞尔一笑,“以后就当自己人,随意一点。”
“自己人?”三郎心里咯噔一下,无法揣测这三个字的含义。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三郎暗忖道。
“不够吃那边还有菜。”老板娘转身离去。
“够了,谢谢!”三郎声音很低,像是怕别人听到一样。
“你才来吃饭啊秋珊?”王二两靠在食堂门口,用牙签挑着牙,色咪咪地望着走进食堂的程秋珊。
三郎假装没看见程秋珊进来,低着头胡乱地往嘴里扒东西。
程秋珊在三郎的对面坐下了,三郎完全没有意料到她会来和自己坐一张餐桌。
三郎没有抬头看程秋珊,仍然胡乱地往嘴里扒东西,他的目光有些呆滞,以至把饭扒到餐桌上也不知道。
“还在生气?”程秋珊幽幽地望着三郎。
“生气?”三郎苦笑一下道,“生谁的气?”三郎觉得自己的话酸酸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太在乎还是根本就不在乎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毕竟才接触了几个小时。
“我错了行吗?”程秋珊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你没错,你说得对,咱俩非亲非故。”三郎不敢望程秋珊。
“那么小气干嘛?!”程秋珊有点不悦。
“不是小气,是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三郎扒完最后一口饭,用手擦了一下嘴巴。
“啪”,程秋珊放下快餐盘,站起身走出了食堂。
三郎脸上火辣辣的,像被人扇了耳光一样。
“什么情况?”王二两扔掉牙签,朝门外不断地张望。
坐在旁边的其他女同事都投来不解的目光。
三郎如芒刺在背,恨不得地上烈开条缝钻进去。这是他上班以来的第二次尴尬。他觉得他的人生总是充满这样那样的尴尬,老天总是和他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他觉得自己很累,想好好的休息了。有时候他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这种休息是不是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没事吧!”老板娘见三郎在发呆,过来收他面前的餐具。
“没事!”三郎勉强挤出一丝笑。
“有事就告诉姐,别憋在心里了。”老板娘脸上的笑容依旧很灿烂。
“嗯。”三郎点了点头,他发现老板娘越看越漂亮了。
上一篇:第六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098]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