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5-02-27 09:42:16   浏览次数:
三郎坐车来到武昌,一下车他就到公用电话亭拨打程秋珊留的那个电话。
“喂,你好,请程秋珊接电话。”
“你是她老公李三郎吗?”
“对。”
“哦,你到武昌了吗?”
“是的。”
“你现在哪个位置?”
“在客车站旁。”
“你看到‘香在一家’餐馆没有?”
“等一下。”三郎环视了一下四周道,“哦,看到了。”
“你穿什么衣服?”
“白色衬衫。”
“你就在那里等程秋珊来接你吧。”
“真的是程秋珊来接我吗?”三郎听到对方说程秋珊来接他,显得异常兴奋。
然而对方并未回答三郎的问题,留给三郎的是“嘟嘟”的挂掉电话后的声音。
 
 
 
三郎在“香在一家”餐馆门口等待程秋珊来接他。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一见到程秋珊就赶快带她离开。
“你是李三郎?”一男一女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三郎的跟前,谨慎地询问三郎。
“嗯。”三郎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两个从天而降的年轻人,只见他们骨瘦如柴,精神萎靡不振,眼神黯淡无光。
“跟我们走吧。”那女的拽了拽三郎。
“程秋珊怎么没来?”三郎满腹疑虑地望着拽他的女生。
“她在公司很忙,抽不开身,所以让我们来接你。”那男的忙走到三郎跟前,替女的回答了三郎的问题。
“你们公司在哪?我要去见程秋珊。”三郎把目光移向那男的。
“你先跟我们回休息室,明天我们再带你去公司。”那男的说完,就转身朝前面走去。
“走吧。”那女的又拽了拽三郎。
三郎望了望前面的男子,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孩,悄悄问道:“你们公司究竟是干嘛的?”
“带领大伙挣大钱的。”女孩眼里顿时射出兴奋的光,仿佛已经置身于金钱的海洋,而自己就是海洋的主人。
“你进公司多久了?”三郎问。
“半年了。”女孩道。
“那你在公司都做些什么?”三郎紧接着问。
“发展人脉。”女孩答。
“什么叫人脉?”三郎问。
“走快点!”不待女孩回答,前面那男子便回转头来催。样子有些凶悍。
“赶快走吧。”女孩加快脚步怯怯地道,看样子她有些害怕那男子。
三郎紧跟在女孩后面。虽然他深知此去不妙,但为了找到程秋珊,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一闯。
三郎跟在两人后面走着,他一边走一边暗暗记住路径和周围标志性的建筑。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一条巷道,巷道有差不多两米宽,巷道两边是民房,由于里面没有车辆驶入,所以感觉到还是挺宽敞的。
让三郎不解的是,他们在巷道里走着,总会看到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年龄不等的妇女聚在一起,有的织着毛衣,有的纳着鞋底,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三郎。那种眼神仿佛要告诉三郎什么,又仿佛在蔑视三郎。总之,看到那些具有穿透力的眼神,三郎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如芒刺在背。
三郎不敢再接触那些奇怪的眼神,他也像走在前面的年轻男女一样低着头,让眼睛望着脚尖慢慢的向前移动。
三郎知道之所以会害怕那些眼神,是因为自己就要“加入”一些见不得人的组织,就像是灵魂脏了不敢拿出来晒一样。
他好想大声的喊出来“我不想加入他们,我是有苦衷的”。可仔细一想,没必要,就算是那些妇女以为他加入了不良组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谁也不认识谁,何必太认真。更何况就算她们听到了自己的呼声,哪里会相信?到时候反会闹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笑话。
三郎还在被自己的思绪困扰着,不觉已到了目的地。
那男子轻轻地敲着门,不一会,一只眼睛从门上的小洞里凸了出来,那只眼睛在门洞里眨巴了两下,门就开了。
“你好!”开门的中年男子伸出双手握住三郎的手。
“你好!”三郎朝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小王,带他去楼上休息,我的饭就快煮好了。”中年男子朝年轻男子努努嘴。
“跟我来吧。”年轻男子向三郎招招手,便朝楼上走去。
三郎跟着年轻男子上了二楼。
“就在这里歇一下吧。”年轻男子推开一个房间的门,示意三郎往里面走。
三郎走进了房间。
“我下楼帮忙一下,你先歇会儿。”说罢,年轻男子跑下了楼。
三郎仔细打量着这个十来平米的房间,墙壁上的粉刷层已经发黄,好些地方也已慢慢剥落随时都有可能掉下一大片。窗户原本不大,却被用报纸糊住了,所以房间光线较暗,刚进屋时要过半天等眼睛适应过来才能看清房间里的状况。房间里没有床,在墙角却有很多叠放整齐的被褥和床单。
“难道睡觉都是打地铺?”三郎摇头苦笑了一下。
“你好!”忽然进来两男一女,向三郎打招呼。
三郎吓了一跳,转过身,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们好!”三郎笑着点了点头。
三郎发现眼前的这三个人的状态和接他的那两个人一样,也是无精打彩的,就像很久没吃饭似的。
“你来多久了?”三郎问离他最近的,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三个月。”小伙子没有抬头,懒懒地答道。
“哦,你是哪里的?”三郎问。
“福建泉州的。”小伙子道。
“我刚从泉州过来。”三郎道。
“真的吗?”小伙子抬头望着三郎,眼里射出亲切的光芒,仿佛遇到了亲人。
“嗯。”三郎点了点头,“你们,哦,我们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
“带领大伙挣大钱的。”小伙子说完这句话又埋着头拨弄手机,玩着“贪吃蛇”的游戏。
“为什么每个人都说是挣大钱呢?”三郎在心底一阵嘀咕,他感觉到仿佛这里的人都中了毒,或者是被催眠了,大脑里都储存着一个共同的想法:跟着公司挣大钱。
“开饭了!”中年男子抬着一口大锅走了进来。
有人忙打开了灯。
去车站接三郎的年轻男女同时端来了米饭和盛饭的大碗。
房间里没有餐桌也没有凳子,所以饭菜都放在地上。
连三郎一起,总共七个人。
其他六个人盘着腿围着饭菜坐了下来,剩下三郎一个人不知所措地站着望。
“坐下啊。”中年男子向三郎招了招手,“我们都是这样用餐的,慢慢就习惯了。”
三郎应了一声,也效仿其他人那样盘腿坐下,虽然很不习惯,但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老规矩,吃饭之前先唱一首歌。”中年男子望着泉州的小伙子道,“现在应该轮到陈小丰先生为我们歌唱了。”
大伙鼓起掌来,三郎也跟着拍起了手掌。
“那我就用闽南话给大家唱一首〈爱拼才会赢〉吧。”陈小丰清了清嗓子,动情地唱了起来:
一时失志不免怨叹
一时落魄不免胆寒
那通失去希望
每日醉茫茫
无魂有体亲像稻草人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
有时起有时落
好运歹运
总嘛要照起工来行
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
爱拼才会赢
……
“好!”大伙报以热烈的掌声。
“好了,吃饭吧。”中年男子叫了一下。大伙就开始盛饭。
锅里的饭刚好盛了七碗就没了。
中年男子递给三郎一碗饭和一双筷子。
三郎道了声“谢谢”就接过碗和筷子。
三郎拿着筷子去夹菜时,发现锅里就一锅白菜,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偶尔有一两颗油珠浮在汤面上。
其他人吃得很香也很快,满满的一锅白菜渐渐沉了底,连汤也被舀干了。
虽然肚子很饿,但三郎吃着面前的饭菜很是索然无味,这种生活他从未吃过。小时候家里条件虽然不好,也经常煮白菜之类的菜,但菜里至少有油有豆或者其它,就这样水煮白菜而没有其它菜还是第一次吃到。难怪这里的人看上去个个都显得无精打彩有气无力,原来就是因为整天吃着这样没有营养的饭菜。
三郎不知道是如何把碗里的饭吃完的,他觉得这顿饭吃得很痛苦,最关键的是这种饭不知道还要吃多少餐。他只想快些见到程秋珊,然后将她带离这种鬼地方。
吃完饭后,有的走象棋,有的走珠珠棋,各自都进行着小游戏小娱乐,只有三郎独自一人心事重重的坐在一旁发呆。其他人邀请他一起玩,他以不会玩婉言拒绝了。
就这样,到了差不多晚上十点,两个女生去了隔壁房间,中年男子和其他人把墙角的铺盖展开铺在地板上,整个房间变成了一张大床。
“你睡中间。”中年男子示意三郎睡到中间的位置。
三郎躺在了中间的位置,心想可能是中年男子他们害怕他逃跑而故意把他围在中间。
中年男子躺在最边上靠门的位置,待大伙都躺下后他便关掉了灯。
屋内漆黑一片,三郎辗转难眠,而旁边的人早已鼾声如雷进入梦乡。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三郎仍旧睁着双眼,似乎要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07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