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二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1-30 16:01:07   浏览次数:
三郎曾经学着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不醒的梦》,经过认真修改后,便决定投寄到某出版社。
当他说要投寄小说时,邮局里那个嘴巴尖尖的女人用不解的目光望了他许久,然后用嘲弄的口吻问道:“什么时候入的会?”
“什么会?”三郎听得一头雾水。
“门外汉!”尖嘴女人拿了个大号的牛皮纸信封丢给三郎,不屑道,“当然是作家协会啦!”
“还没入呢。”三郎羞红了脸,像做错事的大姑娘。
“难怪我怎么看都不像呢!”尖嘴女人拿出已织了一半的毛衣织起来。
三郎没有理会尖酸刻薄的尖嘴女人,他知道,要想学写作,就得时刻准备着挨批评。
“叫什么名字?”尖嘴女人抬起头,突发其问。
“我叫李三郎。”三郎一边写通讯地址一边回答。
“谁问你的名字了?你干脆说是宋江改姓李得了。我是问你信封里的玩意。”尖嘴女人不但嘴尖,声线也尖得可以。
不醒的梦﹥。”三郎懒懒地答道。
“你想得美,哪有梦会不醒的?我看你该醒醒了,做什么作家梦么?“尖嘴女人似乎见不得别人怀揣梦想。
三郎把信封丢了进去,便头也不回地逃跑了,尖嘴女人的话就像紧箍咒,每念一下三郎的头就会痛一下。三郎觉得如果再待下去,一定会被尖嘴女人念到发疯。
稿件投出去以后,三郎基本上每天都要到学校的收发室去查看信件。
一天,两天……
一月,两月……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半年多,三郎没有收到任何信件,连原稿也没退回来。
三郎的梦真的没有醒来,而是永永远远的睡着了。
 
 
 
三郎在一个卖书的地摊边蹲了下来,信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书。
“好书!文坛新秀韩寒的作品。”摊主戴着厚厚的有机玻璃,一脸和气,像个很有学识的人。
“﹤三重门﹥”三郎笑了笑,偷偷瞧了一眼背面的定价,便傻了眼,“这么贵!”
“这本书目前挺抢手,已经翻印了N多次,你不买恐怕要后悔的哟!看哪!文坛新锐!文坛奇葩!酷吧。”摊主说话很幽默,但说话的语气与他的年龄似乎有点不合适宜。
“我不善于追星的。”三郎不好意思地放下书。
“九折如何?”摊主拿起书递给三郎。
三郎摇了摇头。
“八折怎么样?”摊主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满有把握的样子。
三郎又摇了摇头。
“七折呢?”摊主不想放过这笔交易。
三郎还是摇摇头。
“五折总可以了吧?”摊主仍不放弃。
“今天没带钱。”三郎道出了实情。
“三折酬你一酬。”摊主急了。
“我真的没钱!”三郎跑了。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他做好心理准备,等着骂声追来。
“好好想想,觉得划算就赶紧转回来,我给你留着。”
实堪入耳,真对得起那挂在鼻梁上的厚厚的镜片。
三郎不跑了,但也没有回头。
 
 
 
天已暗淡下来,游弋了一天的三郎感到了从所未有疲倦和落寞。
第一次逃课,严格来说是不敢踏入校门,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把心思都放在学习写作上,三郎的成绩一落千丈,从名列前矛变成了倒数第几名。班主任多次找他谈话,可是他也没办法,老师讲课就是听不进去,一看书就泛困,一做题就头疼。
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就是自在,无拘无束,无所畏惧,爱怎样就怎样。然而,这样的日子又是相当的落寞,没有家的温暖,没有亲人的关爱。受了委屈,连个撒娇倾诉的地方都没有。一切都是那么空虚,无助和颓废。
三郎忍住疼痛用热水清洗着头上的伤口,泪水在眼眶内打转,就是不肯掉下来。
夜幕已经完全倾泻下来,喧嚣了一天的小镇慢慢归于寂静。白天的善恶美丑在夜晚也许正颠倒地演绎着,人们平素所见的又怎能保证不是与夜晚所发生的黑白颠倒呢?!
三郎躺在床上,没有开灯。他觉得只有这样他的思绪才会集中,头脑才会清醒。
不眠的眼睛在黑暗里孤独地闪动着。
三郎想家了。
爸爸,妈妈,哥哥还有姐姐,她们都是农民,都没有文化。一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三郎的身上。可是三郎宁愿自己是农民也不想背负这么重的“担子”。
那块贫瘠的土地,那些古老的传说,那些落后的人们……
三郎不想回去,他不想重复祖辈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牢作。他觉得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是一首古老的满是裂痕的悲歌,是老祖宗们彼此间的诅咒。
三郎知道,要想不回去,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考取大学,另一条还是考取大学。
大学是考不上了。
不回去是不行了。
人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死了也不好,欠了那么多人的情。
黑暗中的人,其实也有不清醒的时候。
 
 
 
“忘了她吧!”三郎自语。
“忘得了吗?”三郎自问。
上一篇:第一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3978]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