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十二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15 11:34:58   浏览次数:
结账的时候,章小余全按700每月给三郎算。三郎心里很烦躁,也没心情跟她理论,他不愿意跟一个女人吵吵闹闹,就觉着你爱咋算就咋算吧。
最后七扣八扣又除去借支的,三郎拿到了不到600块的工资。干了两个月,借了500块,结账不到600块,无形中扣掉了300来块。
章小余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三郎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因为他知道,章小余说这么多,无外乎就是把他的钱变成公司的钱。
三郎拿着薄薄的薪水,陡生感慨:中国的改革开放,竟滋生了许多这样的“小资本家”。干活时希望你多干点,拿报酬时恨不得一分不给你。难怪中国成千上万的农民工成了最廉价的劳动力。
以前只是听到同村的出外打工的说钱如何如何难挣,现在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钱都流入了“资本家”的口袋。
该何去何从?三郎有些犯难了。回去吧,自己才刚出来钱没挣到,一是没面子,二是自己也不甘心;留下来继续找工作,就要再承受“资本家”的“剥削”和“压榨”。
都怪自己没考取大学。三郎深深体会到只有考取大学才是农村人唯一的出路。他现在才懂得父亲的愤怒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如果他考取大学了,不但前途一片光明,父母的腰板也会挺得很直。然而,他失败了,家里唯一的希望被他“扼杀”了,他留给家人的是痛心和失望。
父母的腰弯成了一张弓,却怎么也射不出他这支箭。他觉得自己是一支笨拙的箭,无法冲开前面的阻力,就像一只流落人间的鸟,因为懒散笨拙无法翱翔太空,最后沦落为任人宰杀的普通的鸡。
 
 
 
三郎在屋里收拾行李,程秋珊推门而入。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告诉我,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程秋珊一屁股坐到床上,生气的脸上满是委屈。
“我是不想让你担心,想找到工作了再回来告诉你。”三郎望着程秋珊笑了笑。
“不管怎样,你都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你被开除的事,我可以和你一起想办法,你这样做完全当我不存在。”
“你误会了秋珊,就因为我在乎你,才想暂时瞒着你,等找到了新工作,会第一时间回来找你。”
“那我跟你一起走吧。”程秋珊站了起来,拉住三郎的手。
“不不不,如果你现在走的话,那你被押一个月的工资就黄了。我是被开除的所以他们会给我结账,你走的话就属于自动离职拿不到钱的。”三郎现出些许焦虑之色。
“烦死了!”程秋珊跺了一下脚。
三郎拍拍程秋珊的肩膀道:“我就在这附近找班上,不会离你太远,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不要骗我!”程秋珊倒在三郎怀里。
“怎么会呢?”三郎紧紧抱着程秋珊,眼眶湿润了,他很感谢程秋珊来到他的生命里,他想给她幸福,他暗暗发誓要努力挣钱,给他们的未来创造优越的条件。
 
 
 
三郎提着行李转悠了一个上午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不免有些沮丧。他找了个路边摊坐下来,要了个蛋炒饭。
三郎见桌上有一份报纸,便信手拿起来看,其中一条招聘信息吸引了他的眼球:厦门心鲜乳业泉州配送站招聘业务员、送奶员多名,有意者请持身份证到×××面谈,电话0595-22×××.
三郎三下两下把饭扒下肚,就跑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
“你好,请问你们招送奶员吗?”三郎打通了配送站的电话。
“对,你现在哪里?要不要过来看看?”对方是一个女的声音。
“我在丰泽区的。你们工资怎么算的?”
“底薪加提成,管吃管住,你过来看看么。”
“好的,我马上过去。”
三郎按照报上的地址找到了配送站。
三郎看到鲜奶配送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居室,大厅中央放着一张会议桌,会议桌周围放着几张塑料凳子,桌上堆放着一些文件和彩色的广告传单,会议桌前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画上是一滴奶,一滴心形的奶。
“请坐。”配送站的女主人招呼三郎在会议桌边坐下。
“谢谢。”三郎把行李放在桌子底下。
“你以前干过类似的工作吗?”女主人问。
“没有。我刚从学校出来不久。”三郎顿了顿道,“但我能吃苦。”
“我们公司有规定,送奶员也要具备业务能力,所以你来的话要先学会跑业务,推销我们的牛奶、羊奶。”女主人递给三郎一张广告单道,“我们的奶有纯牛奶,纯羊奶,还有其它口味的奶,譬如麦芽味、草莓味、苹果味,香蕉味、椰子味等等口味。我们奶的特点就是新鲜,即配送的都是当天生产的奶,而且送到客户手里是热的,客户开瓶即饮。”
“可是我没做过,怕做不来。”三郎有点担忧。
“没关系。我们新来的人一开始都有老业务员带的。”女主人打量了三郎一下又道,“跑业务能锻炼一个人胆识,口才,察言观色和与人交际的能力。业务员是这个时代最吃香也最轻松的行业。我看你比较适合这个工作。”
“那好,我先试几天,看能不能做得下来。”三郎拿着广告单看了起来。
“嗯,你先住下来,等其他业务员回来吃午饭,我叫他们带你一下。”女主人打开一间卧室的门,招呼三郎道,“你就住在这里。”
三郎把行李提到女主人打开门的房间,里面有四张单人床,其中有三张是铺好的,三郎把空着的那张床整理一下,把自己的床单铺了上去。然后他又返回大厅,坐到会议桌旁,翻悦桌上的资料。资料都是些有关跑业务基本常识。三郎看得很认真很仔细却似懂非懂。
三郎正看得起劲,听到门一推,走进来几个年轻的男人,他们个个头发溜光,西装革履,肩挎公事包。女主人见大伙回来了,就来到会议桌前,指着三郎给大伙引见道:“大家好!这位是新来的,他叫李三郎。请大家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大家好!我叫李三郎,来自贵州。”三郎站起身作自我介绍。
“我叫刘剑波,来自重庆。”三郎旁边微胖的男生作了自我介绍。
“我叫沈建国,来自江西。”刘剑波旁边瘦高个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叫曾凡荣,来自湖南。”站在中间的帅小伙虽在介绍自己,却不抬头看人,而是胡乱翻着桌上的报纸。
“大家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叫吴志斌,来自福建厦门。”吴志斌指着女主人道,“这个是我老婆,她叫卢晶晶,来自泉州南安。”
“好了,大伙都介绍完了,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共同进步。把桌子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吧。”卢晶晶把饭菜端到了会议桌上。
三郎等别人都盛完饭后,才拿起饭勺盛饭,结果他发现电饭锅里只剩下锅巴了,他想反正自己吃过了不吃也罢,于是把碗放下坐一边看别人吃。
“没饭了吗?”吴志斌问。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要来,所以没煮他的饭。”卢晶晶把碗递给三郎道,“要不你吃我这碗。”
三郎摆摆手道:“谢谢,不用了,我不饿。”
“要不给你煮碗面条。”卢晶晶欲去厨房。
“不用了,我真的不饿。”三郎虽说不饿,但看到别人吃得津津有味,还是忍不住咽着口水。
 
 
 
吃过饭后,吴志斌把自己的自行车给了三郎,三郎跟着刘剑波一组,沈建国和曾凡荣一组,四人骑着自行车出发了。
虽然天气还很炎热,但其他几个同事都穿着西装,只有三郎穿着薄衬衫。而且三郎也没有公事包,就拿了一个卢晶晶给他的文件夹,还是旧的。
和其他同事比起来,三郎觉得很寒酸,信心也没别人满,压根就没信心。
行了一段路,沈建国和曾凡荣就和三郎他们分开了,剩下三郎和刘剑波走了另外一条道。
来到一条街道,刘剑波叫三郎把两辆自行车锁在一起,然后拿着广告单逢人便发,边发边推销牛奶、羊奶。
三郎跟在刘剑波身后,发现刘剑波声音很洪亮,嘴巴很甜,逢女的就叫美女,逢男的就叫帅哥,逮住一个人就不停的说着赞美的话。赞完以后就就向他们推销奶。三郎觉得很长见识,暗暗记住并总结经验。
走了半条街,刘剑波一瓶奶也没推销出去,急得满头是汗。
“你老跟在我后面像个保镖一样,把客户都吓着了,还怎么推销啊?”刘剑波把气撒在三郎身上。
三郎脸有点发烫,他也觉得跟在刘剑波身后怪怪的。
“咱们还是兵分两路,下班的时候到锁自行车的地方会合。”刘剑波说完就朝一条巷道走去。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三郎说出这句话,刘剑波没听见,也没教一下三郎就走了,走得很快,好像是为了赶紧甩掉三郎这个“瘟神”。
没办法,刘剑波不肯带自己,三郎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单干了。
要去逮住一个陌生人,跟他(她)打招呼,然后推销自己的产品,三郎在心底挣扎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先后顺序来。
他没有勇气迈开第一步,发不出刘剑波那么响亮的声音,嘴巴也没刘剑波的甜。
怎么办,不可能还没开始就退缩了。三郎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道如何提升勇气,开始推销的第一步。他想,如果放弃了,那以后的生活要都这样了,是不是就不能活下去了。
要振作起来,三郎提醒自己。他勇敢地走向一个迎面而来的女人的跟前,微笑着道:“美女你好,我是厦门心鲜乳业有限公司的员工,我们的……
“美女?”那女人打断三郎的话道,“我这个样子美吗?”说罢,那女的把盖住脸的头发拨开,一张被烫伤面积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脸呈现出。
三郎吓得不轻,出于礼貌,他强忍住恶心和恐惧,怯怯地道:“不把头发弄开还是很美的。”
“滚!”那女的带着哭腔道,“骗子!一个个都是骗子!”说罢,推开三郎踉踉跄跄的走了。
三郎吓出一身冷汗,想起那女的长发下面盖着的脸,还心有余悸。尤其是她骂“骗子”更是有些莫名其妙。
一开始就出现了这种状况,三郎想打退堂鼓了。可是一想到程秋珊,想到年迈的父母,他又觉得不能临阵退缩,不能轻言放弃。
想到刚才的尴尬,三郎决定不再用“帅哥”、“美女”之类的称呼了。
他看到一个男的带着个小孩,就走上前道:“先生你好!我是厦门心鲜乳业……
“卖牛奶的?”那男的拿着广告单看了一下。
“嗯。”三郎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的牛奶卫生吗?”男的问。
“卫生,挤奶机挤奶,全真空操作。”三郎照着广告单念。
“质量安全吗?”男的问。
“安全。”三郎指着广告单上的一个图案道,“你看,‘QS’食品质量安全标志。”
“你们这个奶不出名啊。”
“出名的,整个福建省每天都有在配送。”
“有蒙牛和伊利出名吗?”
“比它们出名多了!”实际上三郎并不知道蒙牛和伊利,只是随口胡诌罢了,他想跑业务应该就是越能吹产品推销得越快。然而他却忽略了市场和人们的认知,还有就是最基本的常识。
市场上销售的蒙牛和伊利多为发酵奶,而三郎所推销的奶为新鲜奶,两者有着明显的差别,在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三郎缺乏基本了解和基本知识,故不能有力地说服客户。
“就你这样搞推销的我还是第一次见!真搞笑!”那男的扔掉广告单,抱着孩子走了。
三郎站在原地,有些失落。一出师就失利!他望着已经偏西的太阳,没有心情享受徐徐吹来的凉风。他没有勇气也没有心情再去向第三个人推销牛奶。
“完了!”三郎心底有个声音在喊。
他发现自己身上全是失败的影子,无法觅到成功的讯息。他开始怀疑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所扮演的角色,难道是上苍这个导演故意要给他安排个悲剧性的人生?他有些不服气不认命,他发现自己的失败源于懦弱和不自信。
“才开始么!”三郎告诫心底那个声音。
三郎收拾了下心情,迈着自信的步子,去迎接下一个客户。
上一篇:第十一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11]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