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十一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12 23:03:42   浏览次数: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王二两回来了。
和意料中的一样,王二两的腿瘸了。左腿明显短了一截,两条腿不一样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看到王二两这个样子,三郎心里掠过一丝悲凉。原本活奔乱跳性格外向的王二两,经过这场车祸,不但瘸了一条腿,连话也不爱说了。
“回来了。腿变成这个样子心里不好受吧?!”食堂老板幸灾乐祸地笑着。
王二两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目光呆治,神情凝重,站在厂院里一动不动,竟然不知道该走向哪里。
“先回屋歇着吧。”章厂长把钱付给面包车司机便走了进来。
三郎忙把门打开,把王二两扶进宿舍。
章厂长见王二两进了宿舍,就踩着高跟鞋,“啼嗒啼嗒”地走上楼去了。
“厂里怎么处理你的问题?”三郎给王二两倒了一杯水。
“他们说只给八千块钱。”王二两接过水杯,眼睛黯淡无光。
“八千块?”三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一条腿才值八千块钱?”
“俺没有答应。俺左腿里全是钢钉和钢板,俺以后就是个废人了。”王二两暗自神伤,声音有些沙哑,眼眶湿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能答应!”三郎拍着王二两的肩道,“咱们可以去劳动局把情况反应一下,让政府来处理会比较妥当。”
“俺也是这样想的。”王二两点了点头。
“家里人知不知道你出车祸的事?”
“不知道,俺爸妈都上年纪了,俺不想让他们担心,俺妹子还在念高中,俺也不想让她分心。等赔偿结果下来再说吧。”
“嗯,你做得很对,事已至此,就算家人知道了也能是跟着垂泪。以后慢慢让他们知晓可能会好一点。”
“是啊,只能这样了。”王二两用双手抬起左腿,慢慢放到床上,然后再将右腿伸到床上。
三郎看到王二两一下子由一个健康的人变成残疾人,不觉有些心酸。他想,王二两的人生可能会因此而改变,灰色的世界将会笼罩他一生。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没有谁会知道。
“我先出去了。”三郎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出去。
 
 
 
王二两坐着劳动局的车回到厂里,跟他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文质彬彬的都戴着眼镜。
“我们是劳动局的,你是这个厂的负责人吗?”那女的拿出一个记事本和一支笔,问有些吃惊的章厂长。
“我是这个厂的厂长。”章厂长看了看王二两,又看看劳动局的人,没有半点心理准备的样子。
“王二两是你们厂的员工吗?”那女的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
“是的。”章厂长点了点头。
“他的腿是在你们厂里伤成这样的吗?”那女的一边问一边在纸上划着。
“这个……”章厂长有些犹豫道,“这个要问我们陈总。”
“章小余,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俺这腿不就在咱厂弄废的吗?这全厂人都看到了,就你一人眼瞎了?不是你送俺去医院的么?”王二两激动得唾沫四射。
章厂长面红耳赤,抬不起头。
“请客观地回答问题,还我们一个真相。”劳动局的那个男青年站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王二两的腿是在你们厂弄伤的吗?”劳动局的女青年又问。
“是。”章厂长点了点头,“可是,是别的厂的车轧断他的腿的。”
“车呢?”女青年问。
“车开走了。”章厂长道。
“报警没有?”女青年又问。
“没有。”章厂长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报警?”女青年接着问。
“因为……
“小章啊,你怎么不搬凳子给两位领导坐?”一个五十岁左右,头发快掉光的男人,夹着公事包,腆着个大肚子走了进来。
“陈总,您来了。”章小余忙微笑着打招呼。
“怠慢二位了。”陈总亲自倒了两杯水,递给劳动局的两个年轻人。
章小余见状,忙搬来凳子请两位年轻人坐下。
王二两在一旁站着,鄙视着章小余的一举一动。
“你是这个厂的负责人?”女青年坐定后,望着脸上堆笑的陈总问。
“对!”陈总答。
“你叫什么名字?”女青年问。
“陈达贵。达官贵人的达贵。”陈达贵得意地答道。
“请你说说事情的经过以及拟定的赔偿计划。”女青年推了推镜框。
“时候不早了,”陈达贵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二位舟车劳顿,不如先出去吃点东西再回来细谈。”
“这个……”女青年有点犯难。
“这不赶点了吗?!”陈达贵狡狯地笑道,“吃过饭我们再来详谈也不迟。”
“好吧!”男女青年同时点了点头。
“二位请!”陈达贵躬着腰,头顶被灯光一照,显得更亮了。
男女青年起身朝门口走去。
“不是……这个……那个……”王二两急得语无伦次。
陈达贵转身拍拍王二两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道:“小王,你真有本事哦,劳动局的人都请来了。”
“俺……俺想多赔点钱。”王二两不敢正视陈达贵。
“钱好商量么,用得着惊动政府吗?”陈达贵的脸拉了下来,怎么也联想不到这是张会笑的脸。
“是……是李三郎叫俺告到劳动局的。他说,政府出面好办事。”王二两经不起陈达贵的淫威,出卖了三郎。
“原来是这样哦!”陈达贵拉下来脸又抽了回去,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陈达贵小跑着来到楼下,亲自打开车门,对男女青年躬身道:“坐我的车吧。”
女青年思忖半晌,点点头道:“好吧。”女青年上了陈达贵的车,男青年也跟着上了车。
陈达贵小心地关好了门。
“好好干,小伙子!”陈达贵朝三郎笑了笑。
“嗯。”三郎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就是公司老总,但感觉得出不是一般的人。
陈达贵上了车,把车开出厂院,向街上飞弛而去。
三郎把铁门关上,上了锁。
“陈总很看好你哦!”章小余望着三郎笑了笑。
“是吗?”三郎不以为然地报以一笑。
王二两一瘸一拐的走下楼来。
“谈得怎样二两哥?”三郎迎了上去。
“还没结果。”王二两把头压得很低,不敢看三郎。
“不用太难过。”三郎抓着王二两的手道,“相信党,相信政府,你的问题会解决的。”
“嗯。”王二两应了一声,仍然不敢抬头。
 
 
 
陈达贵开着车回来了,在门口摁了一阵喇叭。
三郎走出门卫室,打开了大门。
陈达贵把车开进厂院,然后下车打开车门,劳动局的两位年轻人打着饱嗝相继下了车。
“请到楼上办公室歇会儿。”陈达贵招呼两人上楼去。
过了一会,章小余走下楼来,敲着王二两的门喊道:“王二两,赶紧出来,陈总叫你上楼去说事。”
“知道了。”王二两在屋里应了一声。
章小余通知完王二两后,又扭着屁股上楼去了。
王二两“吱呀”一声把门打开了。他慵懒地伸了一下腰,抬头望了一眼斜射进来的太阳,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三郎见王二两出来,就走上前道:“二两哥,坚定立场,多为自己争取点伤残赔偿。”
“知道了。”王二两面无表情,拖着受伤的腿上了楼。
三郎摇了摇头,觉得王二两怪怪的,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来来来小王。”陈达贵向王二两招招手道,“坐这里。”说罢陈达贵推了推面前的凳子,示意王二两坐下。
王二两听话地坐下了。
“可以开始了。”陈达贵向劳动局的两个年轻人点了点头。
“哦,是这样的,”女青年望着王二两道,“由于你们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没有具体的工伤赔偿协议,所以有些东西没有法律效应,出于人道主义,陈总愿意多给你点赔偿,在原来的基础上多给两千,也就是一万块钱。另外,陈总鉴于你是老员工,愿意继续聘用你做公司的保安。你意下如何。”女青年一口气说了很多,王二两似懂非懂,当他听到公司愿意继续聘用他,不觉有些心动。
“小王啊,这些年我待你不薄吧,咱们该伸的伸该屈的屈,不要太计较可以吗?”陈达贵顿了顿又道,“以后我的厂就是你的家,厂在你的家就在。”
“俺真的可以继续留下来上班吗?”王二两问道。
“当然可以!”陈达贵狡狯地笑道,“这个厂需要你。”
“在这里签下名字就可以拿到一万块钱。”女青年拿出一份《工伤赔偿协议》递到王二两跟前。
王二两拿着《工伤赔偿协议》犹豫着,心里很是纠结。
“怎么了小王?”陈达贵有些不高兴地道,“你不给我陈达贵一点面子?难道你要搞得大家不愉快才肯罢休?”
王二两在胜达包袋厂干了两年,关于陈达贵的一些传闻早已耳濡目染,陈达贵年轻的时候在社会上就是个提刀弄棍的小混混,在泉州地区曾经是派出所里的常客。后来上了点年纪玩不起了才租场地办了个厂,做起正经生意来。
王二两见陈达贵脸色不好看,怕闹疆了一分钱也拿不到,于是狠了狠心,在《工伤赔偿协议》上签上了“王二两”三个字。并摁了手拇印。
“小王真是好同志。”陈达贵的脸上立马笑开了花。
“好了,”女青年站了起来,“我们就不打扰了。”
“吃了晚饭再走。”陈达贵也站起身来。
“不了,我们回局里还有事。”男青年开了口。
“那好,我送送二位。”陈达贵跟着男女青年走下楼去。
王二两坐在原地不动,整个人变得如一摊烂泥样萎靡不振。
“小王,你马上就可以有一万块钱了,真羡慕你啊!”章小余望着王二两,眼里大放光彩。
“羡慕俺?打断你一条腿,给你一万块钱试试。”王二两白了一眼章小余,站起身一瘸一拐的下楼去了。
“无聊!”章小余望着王二两离去的背影,很是不爽。
 
 
 
“你是新来的吧?!”陈达贵送走劳动局的两个年轻人,转身望着三郎。
“嗯。”三郎点了点头。
“干多久了?”陈达贵问。
“快两个月了。”三郎答。
“等下叫章小余帮你把工天算一下,结账走人。”陈达贵阴沉着脸道。
“为什么?我不是干得好好的吗?”三郎很是不解。
“你住在我的厂里,拿我的工资,还挖我的墙脚,你这样的工人我哪里敢用?”
“挖墙脚?”三郎越听越糊涂。
“你怂恿王二两把劳动局的人叫来还不算挖墙脚吗?”陈达贵生气地指了指走下楼来的王二两,然后驾着小车飞驰而去。
三郎望着王二两一瘸一拐地走下来,心情很是复杂,鼻子酸酸的,他想狠狠地揍王二两一顿,但看到他拖着一条填满金属的腿,又有着强烈的恻隐之心。
“好人难做啊!”一阵凉风袭来,三郎突然觉得好冷,难道是秋天要来了的缘故?
“我被开除了。”三郎站到王二两面前。
“为什么?”王二两有些惊慌。
“我被开除你就理所当然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了。”三郎愤愤地望着王二两,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
“想不到真心帮你,你却恩将仇报。太让我失望了!”三郎虎目圆睁,钢牙欲碎。
“你说什么?俺不明白。”王二两有些害怕。
“还在装蒜?你不告诉陈总我叫你去请劳动局的人,我会被开除吗?”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太过份了!”三郎扬起了拳头。
“你打俺吧。”王二两拉着三郎的手往自己身上打。
“滚开!你这个叛徒!”三郎甩掉王二两的手,蹲在地上,使劲地挠着头发,痛苦之情难以言表。
“怎么了?”老板娘忽然走了过来。
王二两和三郎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老板娘蹲下身子,摇了摇三郎。
“我被开除了姐。”三郎望着老板娘苦笑道。
“你干得好好的怎么会被开除?”老板娘有些不敢相信。
“都是因为他!”三郎朝王二两恨了一眼。
“说清楚一点可以吗?”老板娘把三郎扶了起来。
三郎给老板娘道出了事情的经过。
“狗日的王二两!”老板娘转过身一巴掌打在王二两的脸上,差点把他打倒在地。
王二两被打得眼冒金星,却不敢说半句话。
“你为什么要害三郎?”老板娘抓住王二两的衣领疯狂地摇着。
王二两垂着头一言不发。
“姐,算了,这里容不下我,我就到别的厂去,有力气不愁没地方卖。”三郎把老板娘的手从王二两的衣服上拿了下来。
“你真的要走?”老板娘眼眶有些湿润。
“嗯。”三郎点了点头。
“这附近全是厂,就在这附近找工作可以吗?”老板娘的眼眶完全湿了。
“厨房里忙得要死,你却跑这里来凑热闹。”食堂老板拉着老板娘走了。
“记住姐说的话。”老板娘转头对三郎道。
“嗯。”三郎点了点头。
上一篇:第十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036]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