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5-04-10 12:12:38   浏览次数:
张晓军出去了好几天都不见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张大伯有些着急了,便跑来问三郎有没有张晓军的消息。
三郎告诉张大伯,他每天都要打张晓军的电话好几遍,然而都是关机的。
“我家晓军究竟怎么了?”张大伯急得直跺脚。
“不要太担心了大伯,也许是晓军哥的手机没电了电话才打不通的。”三郎虽在劝着张大伯,但是他心里也没底摸不准张晓军的具体情况。
“都怪那狗日的,去收水果也不叫上你,现在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真是急死人了。”张大伯古铜色的脸上泛着浓浓的黑晕,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伸手去兜里掏火机点烟掏几回都没掏出来。
“打不通晓军哥的电话就没法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三郎大脑里闪过一丝不祥的感觉,虽然他不愿相信张晓军会有不测,但都过去一个礼拜了,就算去外省收水果也应该回来了,就算有事耽搁了也应该打个电话回来,而不是把手机关机了与家里失去联系。
就在这时,张大伯的诺基亚手机发出了专有的玲声。
“喂。”张大伯拨弄了半天才接通了电话。
“你是张晓军的父亲吗?”
“对,我是。”
“我们是镇派出所的,我们接到从江那边打来的电话,说你儿子酒后驾车以致把车开翻到山沟里,后被人发现报警,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老天啊……”张大伯老泪纵横,差点晕倒在地。
由于张大伯的手机开了免提,所以张晓军车祸身亡的消息三郎也听到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三郎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张大伯,他觉得语言在这个时候只会显得苍白无力。
“喂!喂!”电话还没挂掉。
“我儿子现在哪里?”张大伯已泣不成声。
“你儿子的尸体在从江,等你们家属赶过去办理完手续后,当地政府就会将尸体送去火化。”
张大伯接完电话后,踉踉跄跄地离去了。
三郎见状,也不便挽留,只是不知所措地目送着张大伯离去。
尽管张晓军私自出发让三郎心里不爽,但人已经死了,逝者为大,不可能一直记恨一个已经回归自然的人。
三郎心里反而难过起来,不管怎样,大家是发小,而且关系一向不错,如果没有张晓军带着做水果生意,自己一家三口也许还和哥哥家挤在那又旧又窄的破瓦房内。
“张大伯找你有啥事啊?”程秋珊抱着孩子来到楼下,问正在发呆的三郎。
“张晓军死了。”三郎眼里黯然无光。
“活该!”程秋珊愤愤地道,“这就是自私的下场。”
“怎么说话呢?”三郎抬眼望着程秋珊道,“没有人家张晓军,你今天能住这么宽敞的房子?”
“那只能说明你自己没出息。”程秋珊没好气地道。
“你是不是觉得跟我在一起特后悔?”三郎怒视着程秋珊。
“是有点后悔。”程秋珊不敢正视三郎。
“我倒想听听你后悔什么。”三郎逼近程秋珊,身体里散发出的火差点把程秋珊熔化了。
程秋珊吓得后退一步:“早知道你家住农村……”
“农村怎么了?”三郎打断程秋珊的话道,“农村人天天吃着绿色食品;农村人天天呼吸着新鲜空气;农村人重情重义;农村人懂得感恩……”
“人家城里人出门就打的,超市就在自家楼下……”
“你家不也住在农村么?”
“正因为在农村住怕了,所以……”
“什么也别说了。”三郎摆摆手道,“如果你真的过不下去了,我给你凑点路费,你爱走哪走哪吧。”
“那这房子……”程秋珊抬头望了望身后的房子。
“如果你走了,就别打房子的主意,因为这房子是我儿子的。”三郎从程秋珊怀里夺过儿子。
“你是想让我净身出户?”程秋珊的眼眶内滚动着泪花。
“你要么就安下心来好好过日子,要么就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三郎脸上冷漠无情,他对程秋珊已经彻底失望。
 
 
 
张晓军死了,车也砸得粉碎。所以三郎如果想继续搞水果批发生意的话,就得重新投入大量资金学车买车,因为去收水果必须自己有车,而且车越大所赚越丰。
尽管三郎跟着张晓军熟知了很多种水果的地方,无奈资金短缺,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水果生意做不成了,又欠着一屁股债,三郎整天忧心冲冲、心急如焚,才二十多岁的他一下苍老了许多,罩上了与他这个年龄极不相符的容颜。
程秋珊走了,尽管三郎的姐姐和母亲百般挽留她都执意要走。
小孩子在三郎母亲的怀里嗷嗷地哭个不停,他仿佛知道母亲正在狠心的离去,而他从此就会成为没有妈的孩子。
程秋珊走得很快,那种急切想离开的心情全寄托在箭步如飞的脚上。
三郎没有去追程秋珊,他明白程秋珊的心早不在此,与其让她在这里不愉快地生活还不如放手让她去开启新的人生。
 
 
 
程秋珊离开后,三郎的姐姐就托人给三郎物色新的对象。然而三郎没有心情再续,加上人家姑娘听说他有孩子又欠着一屁股债都不愿意跟他过,所以三郎仍旧单身一人,郁郁寡欢地带着他的儿子过活。
眼看儿子已在学走路了,可是还没取名字,三郎觉得对儿子亏欠很多,他认为儿子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错误,久久没有名字,还在吃奶母亲就狠心离开他……
眼泪在三郎眼眶内打转,他一把将儿子抱起,在他脸上一阵乱亲,硬硬的胡茬刺得儿子“格格”的笑。儿子笑得越开心三郎的心就越痛,这种痛足以将三郎击垮。
过完春节,三郎想再次出远门打工,可是母亲得了风湿病,双腿变得不灵活,双手不停的发抖,脸部时不时地抽搐着。就这种情况,三郎不放心也不忍心把孩子交给母亲带,加上看不到儿子在身边,他心里就会感到不踏实,因此他准备带上儿子一道出远门。
三郎把想法告诉了哥哥,哥哥担忧地道:“你把孩子带在身边怎么找工作啊?就算你找到了工作,带着孩子也没办法做事啊。”
“没事,我能搞定。”三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要不你把孩子放家里我们帮你照看。”三郎的哥哥心疼地望着三郎。
“嫂子就快生了,到时候你忙都忙不过来。咱妈现在身体不好,我走了就麻烦你和嫂子帮忙照顾一下妈。”
“麻烦什么啊?照顾妈是理所应当的。”
三郎望了一眼破旧的瓦房道:“你和嫂子搬去我房子里住吧,反正我走了空着也是空着,你们搬过去也好顺便照顾妈。”
“你真打算带着孩子一块出门?”哥哥问。
“嗯。”三郎点了点头。
“好吧,随你便吧。”哥哥舔舔干燥的嘴唇道,“如果撑不下去就赶回来,关键是孩子太可怜了。”
“好的。”三郎苦笑了一下,其实他何曾不知道带着儿子出门既影响工作也苦了儿子,可是没有其它办法了,总不可能待在家里去耕耘那一亩三分地,饿是饿不死,但是七八万的债却没法还了。当然,就算出去打工,七八万的债也没那么容易还清。想到这些,三郎的头都大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仿佛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为的就是折磨死他。死多容易啊!三郎也曾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他放不下,他不希望儿子没了妈再没了爹,他不想把最悲惨的世界留给儿子。
生活总是赋予人们太多无奈!
生活也告诉我们:要好好的生痛快的活!
三郎心意已决,准备带着儿子去深圳打拼,不仅仅是要挣钱还债,还要为儿子打拼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上一篇:第三十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395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