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十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4-12-09 22:34:58   浏览次数:
三郎打扫完厕所出来,正要去程秋珊那里,忽然看到老板娘急匆匆地跑上楼来。
“厂长在哪里?”老板娘气喘吁吁,满头是汗。
“厂长在办公室,怎么了姐?”三郎望着老板娘,“是不是姐夫又打你了?”
“不是啦。”老板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王二两出事了。”
“王二两怎么了?”三郎问道。
“被送货的车把腿轧断了。”老板娘边说边往厂长办公室走去。
三郎听说王二两的腿被车轧断了,就飞身朝楼下跑去。
王二两躺在地上呻吟着,左边裤腿绾起老高,小腿部位又红又肿已经完全变了形。
“怎么让他躺在地上?”三郎蹲下身子,把王二两扶坐起来,让王二两靠在自己身上。
“我一个人弄不了他,所以只能让他暂时躺在地上。”食堂老板做出无辜的表情。
“肇事司机呢?”三郎见除了食堂老板没看到其他人。
“跑了。”食堂老板小声应道。
“跑了?”三郎差点跳起来,“怎么能让他跑了?”
三郎一激动不小心碰了一下王二两的伤腿,疼得王二两“啊”的一声,脸上冷汗直冒。
“我见他车停在这里没动也就没注意,谁知道他打电话打着打着人就不见了。”
“打120没有?”
“打了。”
110呢?”
“没有。”食堂老板环视了一周,低声道,“通常这种事都是厂里自己解决。”
王二两脸色铁青,冷汗直往外冒,疼得直打哆嗦,倒吸着冷气。
三郎心疼地扶着他,等救护车的到来。
老板娘和章厂长跑下楼来。
“严不严重?”章厂长弯腰望着王二两。
“断……断了……”王二两很吃力地说着话。
“先别着急。”章厂长掏出一个比大哥大没小多少的黑色手机道,“我给陈总打个电话。”说罢,章厂长拿着手机到大门外打去了。
就在这时,救护车鸣着笛开进了厂院里,车停稳后,车上下来两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小伙,他们打开车后门,抬出一副担架,然后把王二两抬上担架放到车上,其中一个在车上护着担架,另一个将车门关上后问道:“谁去照顾病人?”
“我去。”三郎走上前道。
“你不用去了。”章厂长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对三郎道,“你暂时顶替王二两值班吧,上班时间跟他一样,工资也是900。”
章厂长钻进救护车,和救护车一起离开了。
这时,躲在楼梯口的工友全部跑了出来,她们一出来就问七问八的。三郎脑海里尽是王二两痛苦呻吟的画面,还有食堂老板的冷漠。三郎想如果王二两的腿废了,那他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你怎么不去照看王二两?”程秋珊拽了一下正在发呆的三郎。
三郎回过神来,望着程秋珊道:“章厂长不让我去。她叫我顶王二两的班。”
“哦。”程秋珊见楼上的人都下来了,拉着三郎的袖子道,“走吧,先吃饭。”
“嗯。”三郎跟着程秋珊走进了食堂。
三郎没有胃口,慢慢地往嘴里扒饭。程秋珊见状,把自己餐盘里的肉夹给三郎,关切地道:“你要多吃点,身体才吃得消,看门值班时间很长的。”
三郎心底涌起一股暖流,第一次有女孩子这么关心自己,他感到眼眶有点湿湿的:“谢谢你秋珊,我身体很好扛得住。”
“身体再好也要吃好。”程秋珊继续往三郎餐盘里夹菜。
“够了,”三郎止住程秋珊道,“再夹给我你就没菜吃了。”
“我在减肥,不能吃太多。”程秋珊格格地笑了,笑得很甜。
“可是你一点都不胖啊!”三郎也笑了。
“你这个坏家伙!很希望我胖是不是?”程秋珊轻轻扯了一下三郎的耳朵。
“我哪敢?放过我吧。”三郎赶紧求饶。
“以后若敢不听话,把你的耳朵扯下来吃掉。”程秋珊调皮地笑了笑。
“以后都听你的。”三郎忽然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周围陡增许多双羡慕和嫉妒的眼睛。
老板娘远远地看着三郎和程秋珊,表情有些怪异复杂,昔日的笑容已从漂亮的脸上落下帏幕。
 
 
肇事车是一辆厢式小货车,据食堂老板讲,王二两是在指挥货车倒车时被轧断腿的。肇事司机打过电话后便逃离现场,不知道他是畏罪潜逃还是得到布料厂的授意,货也不卸了,车也不要了。
天色渐暗,肇事车仍然安静地停在厂院的右侧,也就是食堂老板的宿舍门口。
章厂长一直没见回来,布料厂厂方亦不见有人前来打个照面,仿佛没发生过任何事情。尤其是没有警方的介入。也许正如食堂老板说的,这种事从不报警,都是厂方内部解决。
“但愿王二两的腿能够治愈。”三郎坐在门卫室的靠椅上,不时地为王二两祈祷着。
“还习惯吧。”老板娘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三郎吓了一跳,随即又平静下来:“姐还没睡?”三郎看了一下桌子上“滴答滴答”转着的钟表觉得自己的问话有点多余。
“现在才八点多,哪里睡得着。”老板娘双脚交叉,身子微仰,双手反撑在桌子上,和三郎面对面的只隔了不到一米。
三郎浑身不自在,想起身离开又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和老板娘这么近距离的处着,首先是自己受不了,其次就是害怕别人误会。尤其怕食堂老板和程秋珊误会。
“你这屋里好热。”老板娘垫了一下脚就坐到桌子上,然后把T恤的领口拉得很低,深深的乳沟一下子现了出来,两个乳房也欲冲开胸罩,跳将出来。
三郎脸上一阵发烫,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他把脸侧向一边,尽量不让自己想入非非。
面对眼前这个成熟、美丽、大方又妩媚的女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三郎不敢否认对她会有非份之想。
然而,三郎一直在提醒自己,她比自己年长很多,她是有夫之妇,他们不是一个年代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铸成几个人一生永远的痛。
“姐,你还是出去吧,让别人看见多不好。”三郎仍然不敢正视老板娘。
“怕什么?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老板娘不以为然地笑着。
“程秋珊出去买东西快回来了,被她撞见了不好。”三郎说出这句话时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这是给老板娘一个警告还是拼凑出来的拒绝她的理由。他发现老板娘对自己的好感已经超出了姐姐对弟弟的关爱,业已演变成不再单纯的友情。他害怕会愈演愈烈,以致彼此都无法驾驭。
“程秋珊不错,好好珍惜。”老板娘捋了捋有些凌乱的长发,跳下桌子,忧郁地望着三郎。
“对不起!”三郎觉得这三个字说得好吃力。
“没什么。”老板娘摸了一下三郎的脸,“我永远是你的姐。”老板娘说完在三郎的额头吻了一下,便开门走了出去。
三郎目送着老板娘出去,感觉到心像被撕裂了一样,不仅仅是疼,更多的是惆怅。
门又被推开,程秋珊提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
“老板娘在外面擦眼泪,发生什么事了?”程秋珊把水果放桌上,转身把门关上。
“不知道。”三郎拉着程秋珊的手道,“现在我心里只容得下你。”
“不用这么肉麻吧。”程秋珊把一颗剥好的桂圆塞到三郎嘴里。
“请相信我对你的爱是真心的。”三郎凝视着程秋珊,双手握住她的手臂。
“凭什么相信你?我们才认识几天啊?”程秋珊撇了撇嘴,不屑地望着三郎。
“时间会证明一切!”三郎含情脉脉地望着程秋珊水汪汪的大眼睛。程秋珊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黑多白少,清澈透明,睫毛又粗又长,让眼睛变得更生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你抓疼我啦!”程秋珊淘气地望着三郎。
“对不起!对不起!”三郎忙松开手赔着不是。
“那天都看到什么了?”程秋珊问。
“哪天?”三郎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是在厕所那天。”程秋珊红着脸,有些难为情。
“哦,那天啊,”三郎略作思考后道,“什么都看到了。”
“讨厌!”程秋珊挥舞着粉拳,在三郎的胸前轻轻地敲打着。
三郎一下把程秋珊揽在怀里,幸福地笑了。
上一篇:第九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7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