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5-02-03 20:39:31   浏览次数:
三郎从魏慧仪那里出来时已近黄昏,他拖着灌铅般的双腿,浸泡在夕阳西下时洒下的霞光里。
刘剑波与魏慧仪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三郎不愿去多想,也没有权力去干涉,他只希望刘剑波是真心想和魏惠仪过日子,而不只是为了她的钱。
程秋珊的离去让三郎深深的体会到,女人的爱多半是建立在金钱上的,一旦男人穷得连面包都买不起,那爱情充其量也就是个笑话。
手机被骗了,三郎和外界失去了联系,配送站的人联系不到他,客户联系不到他,甚至有可能程秋珊打电话回来也会因为无法联系到他而真的缘尽于此。
一想到程秋珊,三郎就揪心的疼,他恨她狠心离去时连招呼也不打,让他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
唐美珺离开了这个城市,程秋珊也离开了这个城市,剩下三郎独自彷徨、独自迷茫。
夜幕完全降了下来,路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摆夜市的摊贩们忙得不亦乐乎,各自支起小摊显摆着自己的拿手绝活。
闻到呛人的油烟味,三郎的肚子也凑热闹般的叫了起来。
三郎摸了摸肚子,在一个卖砂锅粉的小摊前驻足观望。
“要吃粉不?”豁牙的大妈操作四川口音,笑着向三郎打招呼。
“嗯。”三郎思忖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往里面坐。”大妈招呼三郎坐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
三郎坐在塑料凳上,举目四望,发现来夜市摊吃东西的多为情侣。看到别人成双成对、打情骂俏,羡慕之余更多的是心痛。
记得小时候和邻居小伙伴们玩“扮家家”游戏,邻居家小姐姐老喜欢玩新郎新娘结婚的游戏,而每次她都要做新娘,而其他男孩子都想当新郎,结果每次小姐姐都选三郎做新郎。时间久了,三郎和那位小姐姐就成了特定的新郎新娘,其他小伙伴也不再来争角色。虽然当时只是一种小孩子间的游戏,但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都萌生了一些奇特的情愫。仿佛他们真的是夫妻,而且永远都是。
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都离“扮家家”游戏越来越远了,逐渐从游戏里走向现实生活。
三郎上高一时,邻居家的小姐姐已出落成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也就在那一年,她嫁人了。
她出嫁那天,三郎躲在人群里瞅着她被迎亲的队伍接走。他想冲开人群把她拦下来,然后拉着她离开。可仔细一想她与自己并无任何关系,只是游戏又何必认真呢,也许她早就忘了儿时的游戏。
那是三郎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痛,再怎么说她也只是自己儿时游戏中的新娘。
三郎发现自己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他很害怕这种潜伏在灵魂深处的感觉,它是致命的。三郎宁愿自己是个冷血的人,那样就不会受到感情的困惑。
“你的粉,小心烫。”豁牙大妈把还在翻滚的砂锅粉小心翼翼地端到三郎面前的桌子上。
三郎说了声“谢谢”就边吹冷边吃了起来。       
川系饮食里不可或缺就是麻和辣。三郎吃着又麻又辣又烫的非常劲爆的砂锅粉,不觉大汗淋漓。虽然汗如雨下,但三郎觉得很过瘾,吃出了家的味道。
三郎吃了一会,把锅里的粉条吃得一根不剩,然后很满意地又喝了口汤。
“啊。”三郎感觉很惬意,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用纸巾把嘴巴擦干净。
三郎起身准备付钱时,看到对面卖汤圆的棚子内坐着两个年轻男女,男孩用汤匙舀了个汤圆,吹冷后慢慢递到女孩嘴边,女孩嫣然一笑,慢慢张开樱桃小嘴,男孩便将汤圆轻轻倒进女孩嘴里,女孩幸福地咀嚼着汤圆。接着女孩也拿起汤匙舀了个汤圆放进男孩嘴里。两人四目相对,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对方吃东西,如此恩爱羡煞旁人。
三郎不敢多看,忙收回目光,付过钱,大步流星的离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家,三郎摸了半天才摸到了钥匙,他将钥匙插入钥匙孔,拨弄了半天才把门打开。
程秋珊带走了门的原有钥匙,三郎手里的钥匙是配的,所以开锁时不是那么顺畅。有几次三郎因为半天打不开门差点就把钥匙仍了。
三郎一进门,脸也不洗,就劲直跑去卧室躺在了床上。
三郎微闭着眼睛,灯光见缝插针般从他的眼缝里钻了进来,刺得他的眼睛生疼。
三郎感到不舒服,异常的烦躁,他起身飞起一脚踢在门边的开关上,没想到灯没关掉,开关却踢坏了。麻烦了,灯关不掉了。
三郎气急败坏地捡起一只鞋子扔向了电灯。
神了,灯熄了。
三郎慢慢地捱到床上,心想这下可以安心睡觉了。他躺在床上,重新闭上了眼睛。
“啪!”一声轻脆的爆炸声把三郎吓了一跳,他忙从床上爬起来,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三郎找不到鞋子,于是他光着脚丫踩在地上。
三郎慢慢摸索着向门边走去,才迈出两三步,三郎突然惨烈地尖叫起来,不知道什么东西刺进了他的右脚脚板,疼得他冷汗直冒。
三郎想返回床上去,却不知道刺入脚底的为何物;想继续往客厅去把灯打开,又害怕再度被异物刺伤。
犹豫再三后,三郎决定去客厅打开灯看个究竟,于是他忍着疼痛继续往前走着。
“啊!”三郎疼得差点摔倒,真是祸不单行,他的左脚脚底也被异物刺伤了。
三郎疼得差点哭起来,他垫起脚尖,像跳芭蕾一样,费了好大劲才辗转到客厅,然后摸索着打开了灯。
在灯光下,三郎发现自己两只脚板都在流血,他忍着疼痛检查伤口,发现罪魁祸首是碎玻璃片。三郎立刻明白了刚才的爆炸声是卧室里白炽灯掉下来砸在地面的声音。
三郎咬着牙拔掉了脚底的碎玻璃,然后处理下伤口。
被这一折腾,三郎睡意全无,伴随他的是来自身体上的和心底的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倒霉。他有些怨恨老天太不公平,不去惩罚那些罪恶涛天、十恶不赦之人,却来折磨他这个心地善良的平凡的农村来的小伙子。
三郎包扎好伤口后,借着客厅的灯光,慢慢地垫起脚尖走到床边,然后轻轻把腿抬上床,用被子把身体盖住。
脚底火辣辣的疼着,三郎恨不得把它们砍掉,他想睡觉,想无疼无痛的睡觉,最好是能一梦千年!
 
 
 
程秋珊被几个蒙面的家伙反绑着双手,在前面若隐若现地小跑着。
其中一个蒙面的家伙老是回过头来看三郎,虽然他蒙着面,但三郎透过他的眼神已经认出他就是刘剑波。
“不错,我就是刘剑波!”刘剑波扯下面纱,仿佛已知道三郎认出了他。
“原来秋珊这几天一直被你关押着。”三郎愤怒地指着就剑波。
“不错,我不但关押着程秋珊,还有唐美珺、魏慧仪和蓝玉琼都被我关了起来。哈哈哈……”刘剑波狰狞地笑着。
“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三郎捶胸顿足,怒火难平。
“只要与你有关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哈哈哈……”刘剑波笑得很是瘆人。
“你这个畜牲,有种向我来啊,干嘛打那些弱女子的主意?”
“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刘剑波不屑地指着三郎笑。
“就是,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呵呵呵……”程秋珊、唐美珺、魏慧仪突然出现在三郎面前,都用嘲笑的目光望着三郎。
“你们?”三郎窘迫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帮着他说话?”
“先看看你的腿吧。”刘剑波指了指三郎的腿。
“我的腿怎么了?”三郎不解地望向自己的腿。
“我的腿呢?”三郎异常的害怕,因为他的双腿已不知去向。
“怎么会这样?”三郎想移动自己的身体,可是没有腿他的身子怎么也动不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悬浮在空气中,没有支撑点,平衡感也逐渐消失。
“哈哈哈……”
“呵呵呵……”
笑声来自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却声声击在三郎的心口。
程秋珊剖开三郎的胸堂,取下他的心脏扬长而去。
“心好痛啊!”三郎就快哭了,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090] 位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