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梦千年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一梦千年 >> 小说专区 >> 《八零悲歌》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来源:一梦千年   作者:赵风   发布时间:2015-03-13 09:30:25   浏览次数:
直到回到泉州,程秋珊才有了醒悟过来的意识,不断的哭泣不停的自责。
三郎没有过多的责备程秋珊,他觉得这是人生成长道路上必经的一些风雨和坎坷。也许经历了这次磨难,程秋珊会变得更成熟更懂事。
“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会沦落成什么样的人?以后我一定听你的话,不再任性,好好上班,好好经营我们这段感情。”程秋珊像只温驯的小羊羔依偎在三郎的怀里。
“你在思想上能够成长起来我很高兴,我觉得这一次解救行动虽然很冒险,但却很值得!”三郎把程秋珊搂得紧紧的。
“真的谢谢你三郎!”程秋珊眼里闪动着泪花。
“你是我老婆,我岂能不管你!?”三郎眼里射出温暖的光。
“老公。”程秋珊娇嗔地抚摸着三郎的胸膛。
“这次要特别感谢我的好兄弟刘剑波啊,没有他的帮助和配合,我可能无法顺利的把你解救出来。所以我们要去好好谢谢人家。”
“应该的!”程秋珊点点头又道,“对了,你那个朋友真的去了武昌吗?”
“当然没有!”三郎笑了笑道,“那是我们共同演戏骗王家荣的。当时真怕因为你的多嘴而穿帮。”
“我当时什么也不知道,大脑里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如果我待时间长一点,多被洗几次大脑,我也会变得跟你一样。”
“现在想想太可笑也太可怕了。”
“还不都是因为一个字:贪!”
 
 
 
三郎买了些水果,带着程秋珊,来到魏慧仪的门面,特意登门拜谢。
“谢什么谢啊?你能把程秋珊救回来我们都为你感到高兴。”刘剑波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呵呵”地笑着。
“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不可能救得出秋珊。什么也不说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绝不措辞推搪!”三郎真诚地望着刘剑波。
“来来来,喝杯茶压压惊!”魏慧仪小心翼翼地将茶杯递给三郎和程秋珊。
三郎和程秋珊接过茶杯,同时道了声“谢谢”。
“找到新工作没有?”刘剑波关切地问。
“还没有!”三郎摇了摇头。
“有什么打算?”刘剑波问。
“出来很久了,也没和家里人联系,想回去看看。”三郎脸上掠过一丝忧郁的表情。
“有车费回去吗?”刘剑波问。
“有!”三郎顿了顿道,“你借给我的钱分文未动,本来想先还给你的,可是身上也就这点钱了,所以想以后再还给你了。”
“还什么还啊?”刘剑波轻轻拍着三郎的肩膀道,“谁没有困难的时候?你什么时候宽裕了什么时候还。”
“嗯。”三郎点了点头道,“你的好我记心里了。”
 
 
 
“这几年你去哪里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三郎带着程秋珊刚走入村口,便遇上了儿时的伙伴张晓军。
“在福建打工。你呢?”三郎笑望着张晓军。
“我现在做买卖,混口饭吃。”张晓军呲咧着嘴,露出满口黄牙。
“什么买卖?该不是倒卖人口吧?”三郎开心地笑着。
“怎么可能呢?”张晓军吐了口气道,“我的觉悟还没低到那个程度。”
“跟你开玩笑呢!”三郎大笑。
“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张晓军也愉快地笑了。
“那你究竟是做什么买卖啊?有发财的路子捎带一下哥们。”
“也就小打小闹的生意,搞点水果批发。”
“你真牛啊!搞水果批发还叫小打小闹?”
“我这也是被逼的,看到别人包里鼓起来房子盖起来,我就急眼了,心想不能落后啊,于是就贷了点款搞起小生意来了。”张晓军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惭愧啊!”三郎叹了口气道,“像我在外瞎混了几年,到最后一分钱也没弄到。”
张晓军瞅了瞅三郎身后的程秋珊道:“你带了个大美人回来已经挣大了,哪像我们还光棍一条。”
“走,一起去我家吧,咱哥俩好好喝一杯。”三郎提着行李往家的方向走。
“改天吧,就你那点酒量,几分钟就能把你整趴下了。”张晓军跳上路边的一辆货车,“突突突”地开着跑了,扬起一路浓浓的灰尘。
三郎望着张晓军离去的车影,突然有些感慨,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
程秋珊跟在三郎身后一言不发,只见她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的,对眼前看到的环境似乎很不满意。
三郎提着行李走得有点快,回家的感觉就是好,让三郎觉得很亲切很温暖,恨不得三步并着两步快些走回家去。
终于到家了,三郎看见母亲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撕着玉米。
“妈!我回来了!”三郎小跑着来到母亲的面前。
“真的是你吗老三?”母亲喜出望外仔细打量着三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妈!”三郎扶着站起来的母亲。
“你瘦了,老三。”母亲心疼地抚摸着三郎的脸。
三郎把程秋珊拉到母亲的面前道:“妈,这是秋珊。”
“伯母好!”程秋珊向三郎的母亲点了点头。
“好俊俏的姑娘!长得够水灵的。”三郎母亲看着程秋珊,喜得嘴巴都合不拢。
“妈,赶快做饭吧,你儿子肚子都饿瘪了。”三郎调皮地望着母亲,在母亲面前,三郎觉得自己永远是小孩子,也只有在母亲面前,自己才可以撒撒娇。
“好好好!”母亲拍拍身上的尘土道,“你看我这只顾高兴了。你们先进屋歇着我这就去做饭。”
“嗯。”三郎领着程秋珊进了屋子。
“这房子比不得大城市的,比较简陋,不过住起来冬暖夏凉还满舒服的。”三郎见程秋珊脸上有些不悦,心想她可能是嫌弃自家的瓦房太过陈旧。
程秋珊没有说话,她的沉默似乎已表明了她的不满。
三郎心底掠过一丝自卑,不过自卑很快被自信压倒,因为他觉得自己还年轻,有时间去挣钱修更大更漂亮的房子。他脑海里突然闪过张晓军的影子。
张晓军小学没毕业,跟三郎打小一块长大,较三郎年长三岁。小时候因为贪玩读不了书,大伙都觉得他没出息,一辈子待在农村的命。
当年张晓军不爱读书,他父亲老是用竹条抽在他的背上押着他去上学,可是竹条打断了几根他都“不悔改”。他的父亲就指着他骂道:“你个挨刀的,你不读书将来哪有出息?”张晓军却不以为然地道:“我不需要什么出息,反正咱家土地多,饿不死我。”他父亲气得不断地咳嗽道:“你个狗日的,就算你能种地,你背粮食去街上卖,由于不懂算术,人家一百斤给你少算十来块你都不知道。”谁知张晓军却拍拍屁股道:“怕什么?大不了我一次背两百斤去卖。”
连张晓军那样不被看好的人都混出名堂了,三郎确实有些不甘心了。
三郎把房间整理好后,便走到厨房看母亲做饭。三郎发现,母亲的头发更白了,皱纹更深了,腰也更弯了。他突然觉得心好酸,父母辛苦了一辈子,一天福也没享过。他现在好后悔当初自己没有把握好,要是自己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考个本科完全是没问题的。假如自己真考上了大学,父母的心情肯定会不一样,而且在村里父母的腰杆也会挺得直些。想到这里,三郎眼里已尽是泪花,他转过脸偷偷把泪拭去,以免被母亲看到勾起她的伤心。
“妈,要不要我帮忙?”三郎笑望着母亲。
“不用了,再弄一个菜就可以了,你赶紧去陪人家姑娘吧。”母亲抬眼望了一下三郎,又接着用她那满是老茧的手熟练地切着土豆丝。
“妈,哥姐呢?”三郎问。
“你姐已出客(嫁)了。”母亲道。
“什么时候的事?嫁到哪里?我怎么不知道啊?”三郎调皮地笑了笑。
“你姐去年出客的,你没给家里打电话,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你,所以也就没告诉你。你姐就出客在柳林村杨家。”
“那哥呢?去哪里了?”
“你哥去帮你舅家盖房子去了。”
“我爸呢?”三郎环视了一下四周道,“是不是也帮舅家盖房子去了。”
“你爸他……”母亲的声音突然哽咽住了。
“我爸怎么了?”三郎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爸他……”母亲擦了擦眼睛道,“先吃饭吧。”
“我爸究竟怎么了?”三郎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爸死了。”母亲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泄了下来。
“什么?”三郎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Copyright © 2020 www.ymq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4004575号-2
在线投稿  QQ群:383639164一梦千年原创文学网
你是本站的第 [3814115] 位访客 []